Fandom

Xenopedia - The Alien vs. Predator Wiki

Comments0

Chinese Translation of Dan O'Bannon & Ronald Shusett's Alien Script

Ad blocker interference detected!


Wikia is a free-to-use site that makes money from advertising. We have a modified experience for viewers using ad blockers

Wikia is not accessible if you’ve made further modifications. Remove the custom ad blocker rule(s) and the page will load as expected.

Translator's Note

Alien, as a franchise, always fascinates me to an extreme extent, mainly because the Xenomorgh is among few things capable of scaring me. I can easily see through fabricated ghosts in ghost movies, however Xenomorgh...feels so real, even blurs borderline between fiction and reality. Thus I became captivated to Xenomorgh, just like pre-history human worshiping terrifying objects such as earthquake, thunderstorm, volcano, flood...

My first experience with Alien/Xenomorgh was in fifth grade of elementary school. It was winter break, I spotted a new game in local arcade center, a SEGA Model 3 Arcade System, titled as "Alien 3: The Gun". My first impression was those monsters (Xenomorgh) in the game were much more "real" and "scary" than those demons in Doom, but I didn't pay much attention to the title itself. Until post-graduation of elementary school, I found same game in another arcade center, with a side note: How to Play the Game —— Just shoot Xenomorgh on screen —— then I acknowledged those monsters called "Xenomorgh".

However, my first time of watching actual movies of Alien Franchise was much, much later. It was a winter of my second year in high-school, I happened to visit a video game store near my campus, the shopkeeper and entire staff were not focus on working, instead they were watching a movie called "Alien" on one of computers. Since I had befriended them for a long time, I was invited to join the entertainment, just as Nostromo touched down on LV-426. The consequence was clear: Alien/Xenomorgh would become the nightmare that terrifies me for rest of my life. Actually, more than half of my nightmares are about Alien/Xenomorgh, and I once joked in front of my friends from United States: "Never enter hypersleep during interstellar trips, and it's imperative to search entire ship centimeter by centimeter, if any unknown, egg-like objects are found, destroy them from afar immediately, do not get close to observe." They approved with laughter and nodding.

During my digging of the franchise, I found this original script written in 1976, after reading, I felt it was more interesting than actual movie, partly because this script intended to be a pure horror movie, so there was no conspiracy of some mega-corporation. It is said the world-renown Doom was once planned as a spin-off to Alien, but why I'm never scared when playing it? Maybe I'm well-armed in Doom, so well-armed even capable of blowing half of Beijing sky-high, but in Alien films, lack of combatants and armaments are a recurring problem, plus some people always conspire to capture Xenomorgh alive, direct outcome is obvious: Human got their butts kicked solidly.

Anyways, this is my humble attempt of translating Dan O'Bannon & Ronald Shusett's Alien Script in 1976 into Chinese. I'm not a translation expert, still I try my best to be loyal to original document as possible. Enjoy!


Main Text

异形(原名“星兽/Starbeast”)

 

剧本作者:Dan O'Bannon & Ronald Shusett

 

编剧:Dan O'Bannon

 

年份:1976

 

故事大纲(Synopsis:从银河系的远端返回地球的途中,Snark飞船接收到从附近的一颗风暴笼罩的星球发送过来的外星信号。人类一直等待着和外星智能的接触,等待了几个世纪,所以Snark号的船员决定前往调查。追踪着信号源,他们发现了一艘显然已经被废弃的外星飞船,里面有一具外星宇航员的骨架。从外星飞船里面得到的线索引导着船员们到达一个石头堆砌的金字塔——一个早已消失的古代文明唯一的遗迹。在金字塔的底下发现了一个墓穴,装满了奇异的物品——不知在地下休眠了几百年几千年,这些孢子(spore终于等到了复苏的时机——也就是有人靠近的时候。一个寄生虫一样的生物从孢子里面窜出来黏在一个船员的脸上并且缠住他的头,缠得如此之紧以至于拿不下来。Snark号的医疗系统探测到这个不明生物把一根管道插入船员体内并且注入的什么物质,然后其他人发现此生物的血液是能够轻易溶蚀金属的强酸,他们不敢在船上杀死它。终于这个怪虫子松开了船员并且被扔出飞船,然后他们急忙起飞离开这是非之地,但就在进入冬眠之前,一个可怕的怪物冲破之前被外星寄生虫袭击的船员的胸腔——原来那个寄生虫的目的就是把这个怪物的胚胎植入船员体内,现在这个怪物正在迷宫一样的飞船内部游荡。接下来就是一连串的糟糕透顶的事件——船员们设法把怪物困在通风管道系统,一个人必须带着喷火器进去把它驱赶到空气闸门——怪物把一个人的脑袋扭下来并且带着无头尸体逃跑——一个人被空气闸门挤成相片,飞船因此失去大多数空气供应——一个人被活活烧死然后被怪物吃掉——一个人被怪物抓住做成一个怪茧,成为怪物的古怪生理周期的一部分。最后只剩下一个活人,并且剩余的空气储备也不足六小时,危机因此达到高潮,究竟谁能够活着到达地球——人还是怪物?

 

角色列表:

 

Chaz Standard(船长):领导,政客,认为任何行动都强过坐着不动。

 

Martin Roby(副船长/执行官):小心谨慎并且智慧——天生的幸存者。

 

Dell Broussard(导航员):冒险家,鲁莽。

 

Sandy Melkonis(通信官):技术人员,浪漫主义者。

 

Cleave Hunter(采矿工程师):容易紧张,为钱而出差。

 

Jay Faust(发动机维修员):工人,刻板。

 

所有角色均不分性别,可以根据需要修改设定。

 

 

 

剧本正文:

 

镜头被一张星图占据。

 

镜头开始拉远,星图变成显示在荧光屏上面的图像。随后是更多的屏幕和控制面板。各种文字和数据以未来科技的形式闪烁着,毫无人性化的感觉。

 

整个空间阴冷黑暗,只有机器在发出响声,不同的机器在以人类听不懂的方式自言自语。

 

镜头继续移动,展示出更多的机器、面板、仪表,最后到达冬眠区

 

冬眠区内部。

 

没有窗户的不锈钢房间,墙上都是各种仪器和控制器。光线很弱而且空气冰凉。

 

占据大部分地板的是水平排列的冬眠舱,看起来像屠宰场的冷冻车间。

 

突然冬眠舱排出气体,玻璃盖续续开启。六个人从里面摇摇晃晃地爬起来,貌似还没睡醒。

 

Roby:“老天,我冷透了……”

 

Broussard:“是Roby吗?”

 

Roby:“真难受……”

 

Broussard:“果然是你。”

 

船员们伸懒腰,伸胳膊伸腿,打哆嗦。

 

Faust(哼唧):“我肯定还活着,感觉像死了一样。”

 

Broussard“你看起来像死了一样。”

 

Melkonis:“吸血鬼们从墓穴里面复活了。”

 

众人笑。

 

Broussard(挥拳):“我们回家了!”

 

Hunter(睡眼惺忪):“结束了吗?”

 

Standard:“没错。”

 

Hunter(伸懒腰):“我觉得难受死了。”

 

Standard(环视周围并且咧嘴笑):“诸位,当土豪的感觉如何?”

 

Roby:“冷透了!”

 

众人笑。

 

Standard:“好了,大家着装之后各就各位!”

 

船员们开始爬出冬眠舱。

 

Melkonis:“猫呢?”

 

Roby从冬眠舱里面抱出一只猫。

 

控制室内部。一个全是各种先进仪器的圆形空间,没有窗户,上方被屏幕环绕,但是现在屏幕都是一片空白。

 

四个座位,每一个都面向一个控制台,被科技武装起来的硬件阵列包围。

 

StandardRobyBroussardMelkonis就坐。

 

Broussard:“我要买个大畜牧场!”

 

Roby:“畜牧场!”

 

Broussard:“我没开玩笑,你有钱(credits)就能买,看起来就像真正的牛。”

 

Standard:“行了各位土豪,待会儿再挥霍,现在开始工作。”

 

Roby:“启动所有系统。”

 

他们开始按开关,点亮控制台。控制室的机器们都复活了,整个空间像闪烁的圣诞树,充满了机器的蜂鸣声。

 

Standard:“Sandy想展示些东西给我们看吗?”

 

Melkonis:“各位随意。”

 

Melkonis按动控制台上面的无数开关,屏幕们开始显示出东西,每一个都是缀满星星的宇宙。

 

Broussard:“地球呢?”

 

Standard:“Sandy,扫描天空。”

 

Melkonis按电钮,所有屏幕的影像开始平移。

 

镜头特写其中一个屏幕,上面是移动的星海。

 

飞船外面,一个摄像机正在静悄悄地旋转。镜头拉远,显示出摄像机安装在一个巨大飞船的外壳上面,当镜头停止拉远的时候可以看见整艘飞船的规模,正在无边无际的虚无里面航行,背景是闪耀的群星。

 

船桥内部。

 

Roby:“我们在哪?”

 

Standard:“Sandy,呼叫宇航交通管制。”

 

Melkonis启动无线电:“深空商业飞船Snark号,注册号E180246,呼叫南极航管站,收到了吗?完毕。”

 

得到的回应只有静电噪音。

 

Broussard(盯着屏幕):“我不认识这个星座。”

 

Standard:“Dell,把我们的航线绘制出来。”

 

Broussard立即着手。按动一系列电钮,点亮他的控制台。

 

Broussard:“绘制完成……我的老天!”

 

Standard:“我们在哪儿?”

 

Broussard:“靠近网罟座泽塔II,我们连边境都没到达。”

 

Roby:“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Standard抓起麦克风:“船长向全体船员喊话。我们目前还没到家,仅仅走了一半路。坚守岗位直到我发布更多命令,完毕。”

 

Roby:“老大,主控电脑发出了高等级安全警报。”

 

Standard:“说来听听。”

 

Roby按电钮:“电脑,你发出了三级信息,什么内容?”

 

主控电脑(合成声音):“我改变了航线。”

 

Roby:“为什么?”

 

主控电脑:“我的程序要求我在特定情况下这么做。”

 

Standard:“我是船长,究竟是什么情况?”

 

主控电脑:“我接收到不明来源的通讯信号。”

 

Standard“通讯信号?”

 

主控电脑:“而且是语言通讯。”

 

Melkonis:“从附近发出的?”所有人面面相觑。

 

主控电脑:“已将不明信号录音。”

 

Standard:“重放录音。”

 

扬声器放出蜂鸣声、劈啪声、静电噪音……然后是古怪的非人类的语音,正在说某种外星语言。古怪的声音说了一长串外星语之后就沉寂了。船员们再次面面相觑,不过这次的表情更多是兴奋。

 

Standard:“电脑,这是什么语言?”

 

主控电脑:“不知道。”

 

Roby:“不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主控电脑:“此语言不属于任何一种已经被记录的678种人类文明的方言。”

 

鸦雀无声,然后所有人抢着说话。

 

Standard:“大家安静!安静!电脑,你尝试破译信号了吗?”

 

主控电脑:“当然。两个有价值的结论:第一,信号高度系统化,表面是智能来源;第二,特定的区段和人类的音域不匹配。”

 

Roby:“上帝呀……”

 

Standard:“终于发生了……”

 

Melkonis:“第一类接触。”

 

Standard:“Sandy,你能定位信号源吗?”

 

Melkonis:“频率几何?”

 

Standard:“电脑,信号的频率?”

 

主控电脑:“65330-99。”

 

Melkonis按电钮:“找到了。赤经632秒,赤纬负392秒。”

 

Standard:“显示出来。”

 

Melkonis:“看四号屏幕。”一个显示屏的一角出现一个亮点。

 

Melkonis:“我调整一下。”他转动旋钮,亮点移动到屏幕中心。

 

Standard:“能靠近一点吗?”

 

Melkonis:“正在做。”他按动电钮,屏幕上出现一个星球。

 

Broussard:“小行星(Planetoid),直径120公里。”

 

Melkonis:“好小!”

 

Standard:“自转?”

 

Broussard:“两小时。”

 

Standard:“重力?”

 

Broussard:“0.86,可以行走。”

 

Standard站起来:“Roby,召集所有人到大厅!”

 

多功能大厅内部。所有人围着桌子就坐。

 

Melkonis:“如果这是求救信号,我们道义上必须去调查。”

 

Broussard:“没错。”

 

Hunter:“我不明白。我们出这趟差只是为了赚钱,不是去路边摘野花。”

 

Broussard:“别管钱了!我们就快成为名垂青史的第一批和外星智能接触的人类!”

 

Roby:“如果那个小行星上面真有什么外星智能,冒冒失失过去探险是个严重错误。”

 

Broussard:“我们确实有备而来……”

 

Roby:“得了吧!我们根本不知道那块石头上面是什么,也许很危险!我们现在最该做的事情是把消息转发给科考部门,他们想办法处理……”

 

Standard:“问题是75年才能得到回应。别忘了我们现在离殖民星区的距离。”

 

Broussard:“没有商业航线到这里,我们现在位于所谓的荒野地带。”

 

Melkonis:“人类等待接触外星人已经好几百年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Roby:“大家冷静……”

 

Standard:“你省省吧。各位,我们去见外星人。”

 

船桥内部。

 

所有人各就各位。这一次他们的表情很庄严也很坚定。

 

Standard:“Dell,提高影像放大倍数。我要知道目标星球表面的更多细节。”

 

Broussard:“我想想办法。”他控制摄影机放大目标,但是小行星的图像迅速融化成一片灰色的模糊。

 

Standard:“超出焦距了。”

 

Roby:“不对。是星球大气,云层。”

 

Melkonis:“老天!对于这么小的天体来说上面风够大。”

 

Roby:“稍等一下……(按电钮)这些不是水汽形成的云,没有水分。”

 

Standard“转换至航空模式。”

 

飞船外部。巨大的天线碟折叠起来,其它部分也折叠变形,使飞船形状更加符合空气动力学。

 

船桥内部。

 

Standard:“Dell,设定一条飞向信号源的航线。”

 

外景(太空)。

 

Snark号飞船的发动机点火,推动飞船飞向远处代表目标天体的亮点。

 

镜头定格于目标天体,直到其变成一个巨大的,表面波涛汹涌的暗褐色的球体,

 

Snark号飞船进入着陆阶段。

 

船桥内部。

 

Standard:“启动垂直喷射引擎。

 

Broussard:“已经启动。垂直下降速率确定。修正航向。正在进入切线航道,入轨。(迅速查看仪表)通过晨昏线。进入夜半球。”

 

飞船外部。

 

在飞船下面,星球表面正在被扩张的夜幕覆盖。

 

Snark号正在以角度续续下降,进入厚重的大气层。

 

船桥内部。

 

Roby:“大气湍流。尘暴。”

 

Standard:“打开导航照明。”

 

飞船外部。

 

如同豌豆汤一样浑浊的大气层里面一系列灯光开启,但是对于增加能见度没什么帮助。

 

船桥内部。

 

Broussard:“接近信号源……20公里……15公里……正在减速……10公里……5公里……我们在它上面。”

 

Standard:“地形?”

 

Broussard:“尘暴完全阻挡视线,雷达、声纳、红外线都返回一片噪音干扰。我试试紫外线……平的。平原地带。”

 

Standard:“固体地表?”

 

Broussard:“……玄武岩。岩石表面。”

 

Standard:“那就着陆。”

 

Broussard:“现在开始降落!高度15公里……12公里……10公里……8公里正在减速。5公里……3公里……2公里……1公里正在减速。锁定牵引光束。”

 

飞船随着一声巨大的电子轰鸣而颤抖。

 

Roby:“已经锁定。”

 

Broussard:“关闭发动机。”

 

发动机立即安静下来。

 

Roby:“发动机已关闭。”

 

Broussard:“高度900米……800米……700米……大家抓稳。”

 

外景(星球表面,夜)。

 

黑黢黢的地表只有狂暴的尘埃。飞船正在缓缓下降,起落架如同昆虫的腿一样展开。

 

船桥内部。

 

Broussard:“现在接地。”

 

外景(星球表面,夜)。

 

飞船重重落地,减震器正在尽最大努力减震。

 

船桥内部。

 

所有东西都猛烈地摇晃。然后所有屏幕同时狂闪,灯都灭了。

 

Broussard:“老天!”

 

灯光重新亮起。

 

Standard:“出了什么问题?!”

 

Roby按动开关:“发动机室!发生什么事情?”

 

Faust:“稍等,我正在检查。”

 

Roby:“飞船外壳是否破损?”

 

Broussard扫视仪表:“我没发现,我们仍然有气压。”

 

通讯器响了一声,是Faust:“进气道被粉尘阻塞了,一整个舱室过热并且被烧坏。”

 

Standard一拳打在控制面板上:“倒霉!多久才能修复?”

 

Roby:“需要多长时间修复?”

 

Faust:“很难说。”

 

Roby:“那么现在就开始修理。”

 

Faust:“知道了,随时报告进程。”

 

Standard:“咱们看看外面的情况。打开荧屏。”

 

Melkonis按电钮,屏幕是漆黑一片。

 

Broussard:“什么都看不见。”

 

飞船外部,夜。

 

唯一能将飞船和周遭的黑暗区分出来的是少数灯光。

 

风在吼,沙暴肆虐。

 

船桥内部。

 

Standard:“打开泛光灯。”

 

飞船外部,夜。

 

一圈泛光灯点亮,但是除了照亮一小块没有特点的灰色地表和尘暴以外什么效果也没有。

 

船桥内部。

 

Roby:“没有用。”

 

Standard盯着黑得像墨汁的屏幕:“这么黑我们哪儿都去不了。多久日出?”

 

Melkonis查看仪表:“这星球两小时自转一周,太阳应该20分钟后出来。”

 

Broussard:“好!这样我们就能看见些东西了。”

 

Roby:“或者某些东西能看见我们。”此话一出就被众人鄙视。

 

外景(星球表面,夜)。

 

Snark号飞船的泛光灯仍然在和黑暗进行毫无胜算的战斗。主题音乐响起,感觉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电影标题出现:《异形》。

 

随着太阳升起,画面逐渐变亮,飞船的轮廓逐渐清晰,就像一只趴在荒原地表的怪异昆虫。泛光灯关闭,厚重的尘云和狂风继续肆虐,阳光因此减弱成晦暗的橙色。

 

主题音乐结束。

 

船桥内部。

 

屏幕特写。只显示无尽的橙色尘暴。

 

镜头转向船员(StandardRobyBroussardMelkonis)。他们坐着或者站着,一边喝咖啡一边看着屏幕。

 

Roby“外面可能有一整座城市,我们就是看不见。”

 

Broussard:“我不会就这么干坐着,肯定不会。”

 

Standard:“冷静。Sandy你收到信号反馈了吗?”

 

Melkonis摘下耳机:“没有。除了之前那个每32秒循环一次的信号。我已经尝试收听其他所有的频率。”

 

Broussard:“难道我们等着有人来签发违章停车的罚单吗?”

 

Roby鄙视地看了Broussard一眼,然后接通麦克风:“Faust!”

 

Faust:“什么事情?”

 

Roby“修理进展得如何?”

 

发动机室内部。

 

Faust坐在一个亮堂堂的电工作业台上面,冲着安装在墙上的通讯器说话:“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细碎的尘埃……这些舱室都被肉眼看不见的坑洼占满了,我必须全部打磨光滑,这需要一些时间。”

 

Roby:“收到。”

 

Standard:“信号源离我们有多远?”

 

Melkonis:“东北方向300米。”

 

Roby:“很近……”

 

Broussard:“近到可以走着去!”

 

Standard:“分析大气组成。”

 

Roby按电钮,看数据:“10%氩气、85%氮气、5%氖气……还有一些微量元素。”

 

Standard:“无毒……但是不能呼吸。气压?”

 

Roby:“10.25达因每平方厘米。”(译者注:1达因相当于持续作用于质量为1克的物质使其产生0.01/秒平方的加速度的力)

 

Standard:“很好!水汽?”

 

Roby:“零。比沙漠还干燥。”

 

Standard:“微生物?”

 

Roby:“没有。”

 

Standard:“还有别的成分吗?”

 

Roby:“岩石颗粒。尘埃。”

 

Standard:“我们不需要穿太空服,但是需要呼吸面具。Sandy你能组装一个便携式的追踪信号的仪器吗?”

 

Melkonis:“没问题。”

 

Broussard:“我自愿出去探险。”

 

Standard:“我听见了。需要分发武器吗?”

 

主空气闸门内部。

 

StandardBroussardMelkonis穿戴着手套、靴子和夹克,还带上了手枪。

 

Broussard关闭内侧门。他们都把全覆盖式的氧气面罩戴上。

 

Standard调试面罩里面的无线电:“我在说话,你们收到了吗?”

 

Broussard:“收到。”

 

Melkonis:“收到。”

 

Standard“很好。记住没有命令开枪的不要!Martin你听见我说话吗?”

 

船桥内部。

 

Roby:“听的见。”

 

主空气闸门内部。

 

Standard:“打开外侧门。”

 

橙色的阳光伴随着裹挟着尘暴的狂风冲进空气闸门。一个自动楼梯降下地面。

 

Standard踏上星球地表,其他两个人跟着他。

 

外景(星球表面,昼)。

 

三个人的脚陷入灰尘堆积起来的表层,还有松散的石块。他们挤成一团,四处张望,狂风吹打他们的衣服,什么都看不见。

 

Standard:“Sandy,信号源在哪?”

 

Melkonis操作仪器,然后指向一边:“那个方向。”

 

Standard:“你带路。”

 

Melkonis走进尘暴,另两个人紧随其后。

 

Standard:“Martin,我们正在前往目标。”

 

船桥内部。

 

只有Roby在,他一边吸烟一边看着屏幕上移动的三个亮点。

 

Roby:“我听见了,我追踪着你们的信号。”

 

Standard:“很好。我能听见你,确保这条线路畅通。”

 

外景(星球表面,昼)。

 

三个人在漫天尘埃和狂风的不间断攻击下艰难前行,看起来像是浑浊泥泞的大海底部的深海潜水员。

 

Melkonis带路,根据追踪器的指示前进。

 

Standard:“所有方向的能见度不超过三米。我们现在完全是盲人骑瞎马,追踪器是唯一的希望。”

 

突然Melkonis站住。

 

Standard:“怎么回事?”

 

Melkonis:“信号正在减弱。”他仔细调整仪器。

 

船桥内部。

 

Roby正在专心听探险队的对话。

 

Standard:“太多尘埃了!它们干扰了信号……”

 

Roby过于专心听无线电通信,没有发觉Hunter在身后。

 

Melkonis:“等等……有信号了,这边。”

 

Hunter就站在Roby身后:“发生什么事情?”Roby吓得差点犯心脏病:“你想吓死我是吗?!”

 

外景(星球表面,昼)。

 

三人继续前进,Melkonis停下查看追踪器:“已经很接近了?”

 

Standard:“多接近?”

 

Melkonis:“几乎已经到达信号源……”

 

突然Broussard拽住Standard并且指向一个方向,他们一起看过去。

 

镜头反转,三人的视角:透过厚厚的尘埃可以隐约辨认出一个巨大的影子。

 

尘埃稍微散开一点,能够看清楚是一个巨大的造型怪异的宇宙飞船,像一个巨大的蕈类,这肯定不是人类文明的产品。

 

三人一时无语,终于Standard说话了:“Martin,我们找到了。”

 

Roby:“找到什么?”

 

Standard:“某种宇宙飞船,我们靠近一点看看。”

 

他们走向那艘外星飞船。

 

船桥内部。

 

Standard的声音:“没有生命迹象……没有灯光……没有动静……”

 

RobyHunter像被催眠了一样听着。

 

Standard:“我们正在接近底部。”

 

外景(外星飞船底部)。

 

一扇奇形怪状的门敞开着,狂风正在猛烈往里面灌尘土,把通道的低洼处都填满了。

 

三人小心翼翼地接近,在入口处停住。

 

Standard:“显然这扇门一直开着,里面都是碎片。”

 

Broussard:“看起来已经废弃了。”

 

Standard:“Martin,我们要进入了。我会暂时停止说话。”

 

外星飞船内部。

 

入口里面除了黑暗和尘土就是几何形状的模糊的亮光。漆黑的空间里面是巨大的无法辨识的形状。

 

三人在飞船内部只能看出轮廓,他们打开一种被称作“数据棒(datastick)”的仪器。(译者注:既是手电筒又是摄影机)

 

他们一边小心环顾四周一边走过那些无法辨识的机械装置。

 

Melkonis:“空气闸门?”

 

Standard:“谁知道?”

 

Broussard:“试试寻找控制室。”

 

他们把光柱扫过周围,看见墙上和天花板以及机械装置上面缀满了形状不规则的大洞。

 

Melkonis:“看看这些!简直像马蜂窝!”

 

Broussard用数据棒的光柱照射一个天花板上面的洞:“这个洞穿过几层甲板,一定有谁在这里用重型枪械乱扫射。”

 

三人一起透过洞口向上看。Standard:“攀缘工具。”

 

Standard掏出一个短而粗的鱼叉枪,里面是一个铁钩,他瞄准头顶上的洞口扣扳机。

 

铁钩带着缆绳飞向黑暗的虚无,沉闷的声音,缆绳吊住了。

 

Broussard:“我打头阵。”

 

Standard:“你跟着我。”他把缆绳接上胸前的一个小机械盒,启动开关,就被吊了上去,他用双脚作为支撑稳定自己。Broussard也如法炮制。

 

外星飞船控制室内部。

 

Broussard来到洞口上方,这里漆黑一片。Standard正在用电筒光扫过黑暗。

 

Broussard解下缆绳掏出数据棒。Melkonis这时候也升上来了。

 

三束光照射着周围,由于灰尘的缘故可以清楚地看见光束的形状。光线所及之处都是沉重古怪的形状。

 

Broussard的脚绊住了什么东西,他转过数据棒照亮脚下。

 

一个光滑的大瓮,褐色,有奇怪的斑点。Broussard把那东西立起来,发现上面有个圆形开口,里面是空的。

 

突然Melkonis发出惊恐的声音,他和Standard的数据棒照亮了一个无法形容的怪异物体:一具巨大的外星人的骨架,坐在一把巨大的椅子上面。

 

他们走近,照明工具在骨架上移动,这绝对不是人类的遗骸。

 

Melkonis:“额滴神啊……”

 

Standard把光线转向骨架面对的类似于控制面板的结构,他凑过去看:“这是什么?”

 

另外两人凑近。

 

Standard:“什么东西刮擦了这里,看。”面板上面有一个很小的三角形标记。

 

Broussard突然听见了什么声音,他的电筒光转过去,无意中照射到一个正在移动的东西。

 

Melkonis吓得一激灵,拔出手枪:“小心!有动静!”

 

Standard抓住他的手:“放下枪!”他挡在两人前面,慢慢走向房间远端。

 

三人靠近墙上的一块面板,举起光源。一部机器,上面是一根短棒在凹槽里面无声地前后移动。

 

Standard:“只是机器而已。”

 

Broussard:“但是正在运转。”

 

Melkonis查看追踪仪器:“这就是信号源。”他按动一个开关,三人的通讯器里面响起之前的那种非人类的语言信号。

 

Broussard:“原来我们一直追踪一个自动录音。”

 

外景(星球表面,黄昏)。

 

下沉的阳光逐渐变成血色,然后归于黑暗。Snark号的泛光灯开启,无力地对抗着黑夜和尘暴。

 

多功能大厅内部。

 

所有人围着桌子就坐,观看之前用数据棒记录的全息投影的幻灯片。

 

Standard:“……这是外星飞船的控制室……”两三张全息照片闪过,上面是探险队的三个人站在一堆不明机械前面。

 

Standard:“……更多控制室的细节……”外星骨架出现,大家窃窃私语。

 

Standard:“……外星人的骨骼……另一个角度拍摄的外星人骨骼……外星人的信号发生器……”外星人面前的控制面板上面的三角形标记出现了。

 

Standard:“……这是外星人面前的控制面板上面的标记的特写……”幻灯片结束。

 

Standard:“就是这些了。”他关闭投影仪打开背景照明。

 

Hunter:“太多神展开。”

 

Broussard:“我们得回去多照相片,记录所有东西。”

 

Melkonis:“并且带回尽可能多的物证,比如全部骨架,一些机械装置,如果可能的话还有文字记录什么的。”

 

Roby陷在椅子里面一言不发。

 

Standard:“元芳,你怎么看?”

 

Roby:“我同意,这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发现。”

 

Standard:“但是?”

 

Roby“但是什么杀死了它?”

 

Broussard:“那家伙也许已经死了很多年了!说不定几百年了!整个星球都是死的!”

 

Faust:“我觉得它们降落这里修理飞船,结果再也起飞不了,也许因为尘暴毁坏了发动机,它们呼救,没人回应,于是它们死了。”

 

Roby“它死了。”

 

Faust:“虾米?”

 

Roby:“不是‘它们’,是‘它’。”

 

所有人顺着Roby的视线转过去看桌子上面放置的外星人的头骨。

 

Roby:“只有一具外星人骨骼。”

 

众人一时无语。

 

Standard:“飞船修理得怎么样?”

 

Faust:“我准备清理发动机。”

 

Standard:“什么时候开始?”

 

Faust:“我还没准备好……”

 

Standard:“那你还愣在这里干嘛?”

 

Faust:“好吧。”众人站起来鱼贯离开,Roby一动不动。Melkonis:“这就是人类和外星智能的第一次接触。”

 

外景(飞船,夜)。

 

飞船的灯光继续和黑暗作斗争。

 

发动机室内部。

 

Faust带着眼镜和手套,他在一部发动机的底下进行复杂的作业。

 

Faust:“你们准备好了吗?”

 

船桥内部。

 

BroussardMelkonis就坐,面对各种仪表。

 

Broussard:“准备好了。”

 

发动机室内部。

 

Faust:“那我就开始清理发动机了。”

 

多功能大厅内部。

 

Roby独自坐着,观看全息幻灯片。他一张一张慢慢看,在外星骨架处停下。外星人的头骨就在手边,他举起来和照片进行对比。

 

Standard出现:“发现什么我们错过的东西了?”

 

Roby放下头骨,耸肩:“我都不知道自己正在寻找什么。”

 

Standard:“仍然放心不下?”

 

Roby:“你知道我一贯多疑。”

 

Standard:“我尊重你的意见,如果你觉得值得警惕,那么就应该警惕。”

 

Roby示意外星人面前的三角形标记:“你觉得这是什么意思?”

 

Standard:“显然这是刻意留下的标记……也许对外星人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Roby:“但是为何要在控制面板上面刮擦出来?”他站起来,揉脸,走向咖啡机:“到处都是猫毛。”

 

Standard:“发动机一修好我们就……”突然通讯器响了。

 

Standard:“是我。”

 

Broussard:“老大,你能来顶层吗?”

 

Standard:“什么事情?”

 

Broussard:“太阳刚刚升起来,风暴也停了,能见度很高,所以有些东西你一定想看看。”

 

Standard:“这就来。”两人离开房间。

 

船桥内部。

 

Broussard“看看这个。”

 

外景(飞船,昼)。没有风也没有尘埃,响晴白日。

 

船桥内部。

 

Broussard:“我正在扫描地平线希望找到一些值得注意的东西,然后发现了这个。”

 

Standard:“这是什么?我看不清……”

 

Broussard放大影像,Standard看见了一个石头堆彻的金字塔型结构,这个结构的轮廓像极了外星飞船里面那个外星人面前的控制面板上面的记号。

 

Standard启动通讯器:“所有船员都到最上面来。”

 

几分钟后。

 

所有人都在船桥里面看着屏幕上面的金字塔。

 

Standard:“看来肯定就是这样了。”

 

Melkonis:“那个外星人一定觉得它很重要,所以用最后的力气把它刻下来……”

 

Broussard:“也许正是外星人建造了它。”

 

Faust:“什么用途?”

 

Broussard:“用来标记埋藏地下的东西?”

 

Hunter:“或者是巨大的墓穴。”

 

Broussard:“要不就是其余外星人在里面,进入冬眠状态等待营救。”

 

Melkonis:“不一定是那个外星人或者外星人的族类建造了这个金字塔。”

 

屏幕上尘暴再起。

 

Roby:“尘土又回来了。”

 

外景(飞船,昼)。

 

Snark号被尘暴笼罩。

 

船桥内部。

 

Standard:“有谁赞同Roby认为我们不该去探查金字塔?”没人响应。

 

Standard:“那我们尽早出发。”

 

外景(金字塔,昼)。

 

远景。这是一个已经被风化的建筑结构,被灰色的石块堆砌而成。StandardBroussardMelkonis穿着保护服接近,当他们走到金字塔脚下的时候可以大致估计出它有50英尺高。

 

Standard:“我们不能看清它的细节和外表,但是显然对于自然形成的地貌来说这东西实在太规则了。”

 

船桥内部。

 

RobyHunter正在收听Standard的语音。

 

Standard:“……有一点我能肯定……”突然声音中断。

 

Roby:“怎么回事?”

 

Hunter:“信号中断。”

 

Roby:“能找回来吗?”

 

Hunter:“正在尝试。”

 

外景(金字塔,昼)。

 

三人就坐金字塔脚下,尘土在这里积存了很多。

 

Melkonis:“看起来颇古老。”

 

Standard:“不见得。这种天气会迅速风化任何东西。”

 

他们绕着金字塔走。

 

Broussard:“没有入口。”

 

Melkonis:“也许埋起来了。”

 

Standard:“也许根本没入口,整个结构是实心的。”

 

船桥内部。

 

Roby:“肯定有办法接通他们……”

 

通讯器响了,是Faust:“我就要启动发动机进行测试了。”

 

Roby:“知道了。”

 

发动机启动的时候巨大的响声淹没了所有其他的声音。

 

Roby面前的一个信号灯突然闪烁,主控电脑有话要说。

 

Roby急忙按开关:“什么事?”

 

主控电脑:“我的显示器上面出现了暂时的有序排列……”

 

Roby:“等等!我听不见!”他戴上耳机提高音量。

 

听着主控电脑说话,Roby突然眼睛直了:“你说你破译了外星人的信号?!”

 

主控电脑又说了些什么,Roby:“那信号是什么意思?”

 

主控电脑说完下一句话之后Roby的脸变了,看起来他好像刚刚得知自己被判死刑一样。

 

突然发动机停止了,一切归于沉寂。

 

Hunter:“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Roby:“电脑说已经破译了外星人的信号。不是求救,而是某种警告。”

 

外景(金字塔,昼)。

 

Broussard:“我们或许能从金字塔顶进去。”

 

Standard:“你想尝试一下?”

 

Broussard:“当然。”他把铁钩发射向金字塔顶,攀援而上。金字塔顶已经严重失修破损,出现一个洞。

 

Standard:“我们能上去吗?”

 

Broussard:“不行。这个洞太小了,只能容纳一个人。”

 

Standard:“你能看见洞里面的东西吗?”

 

Broussard凑过去看,黑咕隆咚,他腾出一只手掏出数据棒启动照明:“我能看见里面像烟囱一样垂直向下,光滑的墙壁……但是看不见底。”

 

船桥内部。

 

Faust风风火火跑上来:“你叫我?”

 

Roby:“我们有麻烦了,你能不能想办法尽快修好船?”

 

Faust:“为什么?什么麻烦?”

 

Roby:“电脑破译了外星人的信号,确认是某种警告信息。”

 

Faust:“警告?什么警告?”

 

Roby:“电脑仅仅破解出三个词语,但是已经足够了。它们是‘危险(hostile)’、‘生存(survival)’、‘建议不要着陆(advise do not land)’。”

 

外景(金字塔,昼)。

 

Broussard正在解下缆绳。

 

Standard:“Dell,你可以下来了,我们能从底下找找该往哪走。”

 

Broussard:“不行。我想从这里进去。”

 

StandardMelkonis对视一眼:“只许进去看一眼,不能解开绳索,不能停留超过十分钟。”

 

Broussard:“知道了。”他在金字塔顶的破洞上面安装了三脚架,设置绳索和卷绳器,把另一端卡在胸前的机器盒子上面。

 

Broussard爬进洞口开始下降:“我已经进去了。”

 

Standard:“千万小心!”

 

金字塔内部。

 

Broussard像攀岩运动员一样用双脚踏在“烟囱”的内壁上,一跳一跳地向下移动。他用数据棒向下照,但是光柱最多到达30英尺远的距离就消失于黑暗。

 

Broussard:“这里面比外面温度高,暖空气从这里上升。”他继续向下,有时候不得不停下来调整呼吸。少量的阳光从上面的洞口照射进来。

 

Standard:“里面怎么样?”

 

Broussard(喘气):“我没事,只是还没到达底部。这里一定有暖空气上升,把灰尘隔绝在外面……”

 

Standard:“我听不清楚你说什么,你能听见我吗?”

 

Broussard:“听的见,但是不清楚。我现在不能说话。”他继续下降,每一次都比上一次移动更长的距离。“我已经进入地下了。”他停住,用光线照亮随身仪器。

 

外景(金字塔,昼)。

 

Standard:“他刚才说啥?”

 

Melkonis:“不知道,太多干扰。”

 

船桥内部。

 

Hunter:“我联系不上他们。金字塔周围貌似是无线电盲区。也许我们应该直接出去找他们。”

 

Roby:“不行。”

 

Hunter:“为什么?!”

 

Roby:“我们哪儿都不去。”

 

Hunter:“但是他们不知道外星人的警告!他们可能已经遇险了!”

 

Roby:“我们没有多余人手,现在已经是能够起飞的最小人员配置了。所以老大才命令我们留下。”

 

Hunter:“你这个胆小如蝇的……”

 

Roby:“闭嘴!老大回来之前我说了算!你们都老老实实待着!”

 

金字塔内部。

 

突然垂直通道消失了,变成一个巨大的洞窟。

 

Broussard(气喘吁吁):“呃……隧道不见了……底下是山洞或者什么……感觉像热带一样(查看仪表)……空气又暖又湿……氧气丰度高……没有尘埃……完全能呼吸……”他现在悬挂在黑暗里面,用卷绳器缓慢下降。终于Broussard的脚踩到地板,他吓了一跳几乎失去平衡。

 

Broussard站在这个未知领域的中间,只有一缕微弱的阳光从上面照下来,四周伸手不见五指。他用数据棒扫过周围,发现自己在一个巨大的石头房间里面,石壁上面都是奇怪的符号或者说原始的象形文字,看起来有某种宗教特征。一排一排符号延伸到天花板,以不知名的语言记录着历史事件。一面石壁上面干脆就被巨大的宗教符号占领了。

 

除了符号,这里还每隔一定距离就有高度程式化的石雕,看起来像某种人形生物和章鱼形生物的合体。

 

Broussard:“难以置信!我在某种古墓里面……某种原始的宗教!有人听见我吗?Standard!”没有回应,Broussard一把抓下呼吸面罩,挂在脖子上,他深吸一口空气。

 

外景(金字塔,邻近日落)。

 

StandardMelkonis正在焦急地等待Broussard的消息。

 

Standard:“如果还听不见他,我们上去追他。”

 

Melkonis:“一分钟后入夜。”

 

金字塔内部。

 

Broussard正在走近一个宽大的基座,上面都是一排排皮革质地的瓮或者壶,看起来就像在外星飞船上面发现的那个,只不过这些都是密封的。他绕着那些容器走,研究它们,这些东西顶部都被盖子封死了,他开始触摸它们。

 

Broussard:“我不知道你们是否听的见,这里有很多像或者壶的容器,就像外星飞船里面的那个,但是这些都是封死了的,而且摸起来是柔软的。”他凑近看:“还有一件有趣的事情,我把手指头放在上面的时候它们就会有反应,比如说鼓起来一块……”

 

外景(金字塔,黄昏)。

 

太阳已经落山,整个世界都黑下来了。StandardMelkonis打开照明。

 

Standard:“我们去找他。”他们系上缆绳向金字塔顶攀援。

 

金字塔内部。

 

Broussard用数据棒记录墙上的符号,这些符号看起来在描述某种怪异的生物。他停下来给数据棒换存储器,然后回头看之前研究的那个“瓮”,但是现在那东西上面出现一个大洞!

 

Broussard把灯光下移,原来“瓮”的“盖子”不知什么时候脱落了,他捡起来仔细看,这东西与其说是人造物不如说更像有机物,内侧的表面不规则而且柔软。

 

Broussard又去看那个“瓮”,低下头从刚刚打开的大洞向里面看,并且把灯光照进去。这么做的第一个显著效果就是一个章鱼一样的东西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和力量冲出来黏在他的脸上,并且把触手紧紧缠住他的脑袋。

 

Broussard仰面就倒,一边惨叫一边拼命试图把“章鱼”扯下来。

 

外景(金字塔,夜)。

 

StandardMelkonis到达金字塔顶。

 

Standard:“他的绳索在这里,如果需要我们就把他拽出来。”

 

Melkonis:“这么做可能很危险,他根本不知道我们要拽他出来,也许会来个倒栽葱。”

 

Standard:“我们还有别的办法吗?联系不上他。”

 

Melkonis:“也许我们可以等一会儿……”

 

Standard犹豫一下然后下定决心:“我们现在就把他拽出来!我说过十分钟内必须出来,现在已经过了好几个十分钟了!”他开始重新调整Broussard的绳索和卷绳器:“绳索是松的!那个笨蛋难道把自己解开了?”

 

Standard启动机器,绳索回卷,过了一会儿突然绷紧同时机器的转速减慢,显然被额外的重量拖住了。

 

Standard:“我们抓住他了!”

 

Melkonis:“你确定不是勾住了别的什么东西?”

 

Standard:“就是他。”

 

为了节省体力两人在一边让绳索自己回卷,然后Standard用照明器材往金字塔里面照射:“我可以看见他了!准备抓住他!”

 

等到Broussard完全被拽出来之后,Standard上去抓他的衣服,紧接着惊恐地后退:“小心!他脸上有东西!”

 

Melkonis:“那是什么?”

 

Standard:“别碰!”

 

两人几乎失去平衡摔下去,等到他们再次站稳用灯光照Broussard的脸,他完全没有知觉,那个怪章鱼仍然黏在他脸上,缠着他的脑袋!

 

Melkonis:“不!不!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Standard:“搭把手!我们把这东西解开扔掉!”他试图把触手从Broussard的头上拽开,徒劳无功:“缠得太紧了!”

 

船桥内部。

 

RobyHunter一言不发地坐着,突然Hunter说话了:“我收到信号了!是他们!”

 

Roby跳起来:“几个信号?”

 

Hunter:“三个!”

 

Roby一把抓起麦克风:“你们能听见我吗?”

 

Standard:“听的见!我们正在返回!”

 

Roby:“谢天谢地!事情有新进展……”

 

Standard:“待会儿再说!Broussard受伤了,我们需要帮手带他回船上!”

 

Roby跌坐回椅子,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上帝!不!”

 

Hunter呼叫Faust:“到空气闸门和我会合!”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出船桥。

 

Roby的脑子正在飞速运转。镜头特写他的表情。

 

Hunter到达空气闸门:“我在内侧门,你要开门的时候通知我一声!”

 

Roby出奇地平静:“知道了。”

 

Faust赶到,身上都是污垢:“怎么回事?”

 

Hunter:“我也不清楚,据说Broussard受伤了。”

 

Faust:“受伤了?!怎么受伤的?!”

 

Hunter:“不知道,如果我们运气好也许他只是摔断脖子。我就知道不应该着陆这里。”

 

船桥内部。

 

Roby正在收听探险队的无线电。

 

Standard:“Martin,你在吗?”

 

Roby:“我在。”

 

Standard:“我们正在登船,打开外侧门。”

 

Roby:“Broussard出了什么事?”

 

Standard:“某种生物黏在他的脸上。开门!”

 

Roby没反应。

 

Standard:“你听见了吗?打开外侧门!”

 

Roby:“如果是某种生物,放它进来会使整艘船都有被侵染的危险。”

 

Standard:“我们不能任由Broussard在外面等死!开门!”

 

Roby:“听我说,我们违反了隔离条例,如果把不明生物带上船,我们将没有任何防疫机制。”

 

Standard:“Martin这是命令!放我们进来!”

 

Roby受够了,他按开关。

 

主空气闸门。

 

控制面板上一个红灯闪烁,金属撞击声。

 

Hunter:“外侧门开启。”

 

过了一会儿又是金属撞击声,红灯熄灭,表示外侧门关闭。

 

内侧门开启,StandardMelkonis抬着Broussard进来,跟着进来的还有一股尘埃。

 

Standard扯下面具:“你们别靠近,他脸上有寄生虫。”

 

HunterFaust惊恐地后退。

 

Hunter:“额滴神啊……”

 

Faust:“这东西还活着吗?”

 

Standard:“不知道。但是你们千万别碰它。我们去医务室!”HunterFaust跟着一起走了。

 

医务室内部。

 

众人把Broussard搬进去,其中一人开灯。

 

房间里面是各种叫得上名和叫不上名的机器和仪器,整齐有序地排列在周围的墙壁上。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张可以水平滑入墙上一个能够容纳一人的凹槽的床板。

 

Standard:“帮我把他放在上面。”众人把Broussard放上床板。

 

Hunter:“你们没尝试把这东西拿下来?”

 

Standard:“试过,没用。”他换上医疗手套,其他人也是如此。然后他们一起去查看Broussard

 

Standard:“这里最紧。”意指章鱼怪物的触手。

 

Faust:“我试试从这里把它拽下来。”他用一对老虎钳夹住触手尖端向后扯。

 

Standard:“停止!你会把他的脸一起扯下来!”Broussard脸上渗出血液。

 

Melkonis:“用蛮力扯不下来——除非把他的脸也扯下来。”

 

Standard:“用机器透视一下。”

 

他们把Broussard的衣服脱掉,然后Standard按开关,把Broussard平移进墙上的凹槽。

 

凹槽是透明的,可以看见机器正在喷洒消毒剂,然后是杀菌射线,X光扫描成像显示在不同屏幕上。

 

Roby出现在医务室入口。Standard看着他,不说话,然后一巴掌甩在他脸上。

 

Hunter:“嘿!你这是干什么?!”

 

Standard:“问他。”

 

Roby:“我明白你为何打我。”

 

Standard:“很好。”

 

Melkonis:“他想把我们关在外面!”

 

Hunter:“也许你们应该被关在外面!你们把这怪物带上船,也许你们应该每人挨一巴掌。”

 

Faust离开:“我回去工作了。”

 

Hunter:“我一般不出口伤人。但是我反对肢体冲突。”

 

Roby:“我罪有应得。所以我们现在扯平了。”

 

Standard瞪了他一眼,点点头,转向医疗装置。

 

Roby慢吞吞地说:“谁向我汇报一下外面的经过?”

 

Standard:“他一个人进入金字塔,我们失去无线电通讯,等我们把他拽出来的时候就变成这样。这东西拿不下来,除非造成连带伤害。”

 

Hunter:“这怪东西从哪儿来的?”

 

Melkonis:“他是唯一知道的人。”

 

Hunter:“他还在呼吸吗?”

 

人们看屏幕。

 

Melkonis:“血液充满氧气。”

 

Hunter:“他的口鼻都被堵住了,血液怎么可能充满氧气?!”

 

Standard:“我们看看他的头。”他按电钮,Broussard的头部和上半身的X光扫描成像显示在屏幕上。怪异寄生虫X光照射下呈现出无法辨识的复杂结构,但是真正令人惊恐的是可以看见Broussard的颌骨被迫大张,那个寄生虫伸出一根长管子插入他的嘴,通过喉咙,几乎到达胃。

 

Roby:“看看那个!”

 

Hunter:“那是什么?我不明白……”

 

Roby:“某种器官……它伸出一根管道或者什么到他的喉咙……”

 

Hunter干呕:“老天……”

 

Roby:“我觉得这就是为何他仍然有氧气。它在供氧给他。”

 

Hunter:“这不科学!它把他麻翻,让他昏迷,却又让他活着。”

 

Melkonis:“我们在已知宇宙外面,这里不按地球法则办事。”

 

Hunter:“我们怎么杀死它?我们不能就这么任由这怪物黏在他脸上。”

 

Melkonis:“我们不知道如果杀死它会发生什么,至少这东西让Broussard活着。”

 

Hunter:“为何不把它切下来?除了黏在他脸上的那一层以外把其余部分切下来扔掉!”

 

Standard:“你说的对……我们确实得有所行动。”

 

Standard重新戴上呼吸面具和手套,然后按开关把Broussard从透视机里面移动出来:“我需要手术刀。”

 

Melkonis从墙上拿下来一支手术刀,小心地递给Standard

 

Standard戴着手套的手尝试了好几次,终于找到了恰当地抓握手术刀的办法,然后他启动了手术刀的刀刃,发出蜂鸣声。

 

Standard走近寄生虫,其他人紧张地后退。Roby悄悄从墙上取下一支更长的刀具,藏在身边。

 

Standard弯腰,瞄准了寄生虫的一只触手的末端,就在Broussard的后脑勺。手术刀的刀刃毫不费力地切开了寄生虫的表面,立即混浊的黄色液体流出来,滴落在Broussard脑袋边上,开始嘶嘶作响并且冒烟。

 

Standard:“等等!这东西在冒烟!”其他人吓一跳。

 

黄色的液体已经烧穿了床板,现在开始烧蚀地板。地板的金属材质一边冒泡一边发出嘶嘶的声音,更多烟雾腾起。

 

人们开始咳嗽。

 

Melkonis:“烟有毒!”

 

Hunter指着地面:“地板腐蚀穿了!”

 

人们一边咳嗽一边冲出医务室。Standard尝试用纱布挡住寄生虫的伤口,但是纱布马上就被溶解了,一些液体沾到医疗手套上,他猛地甩掉手套。

 

医务室外面的走廊。

 

Standard冲出医务室的门:“那东西正在腐蚀甲板!它会把飞船外壳烧出一个洞!”话刚说完他已经冲向楼梯。

 

飞船的走廊。

 

其他人跟着Standard狂乱地跑下楼梯。

 

Standard:“在那里!”

 

天花板上面渗出嘶嘶作响的液体,滴到地板上面开始继续腐蚀。

 

Melkonis:“我们应该用什么东西接住它?”

 

StandardHunter冲向下面的甲板层,在天花板上搜索。

 

Standard指着一处:“应该是那里。”

 

Hunter:“小心!别站到底下去!”

 

RobyMelkonis蹲在地上,警惕地看着被液体腐蚀的位置。

 

Melkonis:“难闻死了!”

 

Roby掏出一只笔伸进洞里:“好像停止了。”

 

Hunter:“上面怎么回事?”

 

Roby:“我想液体消耗完了。”

 

Hunter凑近来看,Roby站起来想把笔放回口袋,但是改变主意拿着一端。

 

Melkonis:“从没见过这么强的腐蚀性物质,除了分子酸(molecular acid)。”(译者注:所有酸都是分子,Xenopedia认为异形的酸性血液是某种混合了盐酸和硫化氢甚至氢氟酸的混合物)

 

Hunter:“但是这东西的血液就是这样。”

 

Melkonis:“高明的防御机制,我们不敢杀死它。”

 

Standard:“停止了?”

 

Melkonis:“停止了。谢天谢地。”

 

Standard:“我们还算走运,如果外壳被腐蚀穿,没有几周补不上。”

 

Melkonis:“我记得小时候家里漏雨,人人都四处乱跑找锅碗瓢盆。”

 

Roby:“那Broussard怎么办?”他们返回医务室。

 

医务室内部。

 

Roby:“他身上沾上酸液了吗?”

 

Standard上前一步查看:“没有,错过了几厘米。”

 

Melkonis:“那东西还在流酸液吗?”

 

Standard:“看来已经愈合了。”

 

Hunter:“我看见那怪物就倒胃口。”

 

Melkonis:“我们究竟有没有办法把那东西取下来?”

 

Standard:“我们也许没办法取下来,但是我们可以做些别的事情。”他按开关把Broussard送回透视机,屏幕们显示他身上不同部位。

 

Standard:“我觉得应该进行静脉给食,我们不知道那怪物从他身上榨取了什么。”他操作机器进行静脉注射。

 

Roby盯着屏幕:“看!他的肺部是什么痕迹?”X光成像展示在Broussard胸腔有一个扩大的黑色斑点,斑点中心完全不透光。

 

Melkonis:“貌似是某种高密度液体……以至于能阻挡X光……”

 

Roby:“一定是寄生虫的管道注入他体内的……”

 

Melkonis:“……某种毒液……”

 

Hunter:“太可怕了!”

 

Roby:“对了!影片呢?”

 

Standard:“什么影片?”

 

Roby:“Broussard的数据棒,一定记录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多功能大厅内部。

 

StandardRobyMelkonisHunter正在观看Broussard的数据棒录制的全息幻灯片。幻灯片的高潮部分就是那个寄生虫从“瓮”里面窜出来袭击Broussard,然后镜头掉到地上失去焦距,幻灯片结束。

 

Hunter:“就是在这里发生的。”

 

Roby:“外星飞船上的宇航员一定遭遇了相同的事情……只不过是它把一个容器带到船上再打开。”

 

Melkonis倒带,在“瓮”的特写处停止:“我开始以为是某种瓮或者别的容器,但是现在我觉得是卵或者孢子囊什么的。我们看看那些象形文字。”

 

大家注视着金字塔墙壁上面的稀奇古怪的图形。Standard:“我个人一头雾水……”

 

Melkonis操作投影仪,展示从不同角度拍摄的铭文:“某种基于符号的语言,很原始。”

 

Hunter:“你怎么知道?也许是某种电路……”

 

Standard:“那可真是神展开。”

 

Melkonis:“原始的象形文字是建立在周围环境的常见物体之上的,可以作为翻译的切入点……”

 

Roby:“什么样的常见物体?”

 

Hunter:“我们不该再去看一眼Broussard吗?”

 

Standard站起来:“我去,你们继续。”

 

Hunter:“我也去。”

 

医务室外面的走廊。

 

Standard:“真是神展开。人类想接触外星高等物种都想疯了,现在我们闯进了外星动物园。”

 

Hunter:“神马意思?”

 

Standard:“外星飞船和外星金字塔——它们来自不同的物种,不同的文明体系。飞船是降落在这里的,和我们一样。金字塔和里面的寄生虫是本地的。”

 

Hunter:“这么小的天体怎么可能有本地生物,这是颗死星球。”

 

Standard:“也许它不总是那么死气沉沉。”

 

医务室内部。

 

Hunter把床板从透视仪里面移出来,然后——

 

Hunter:“它不见了!”

 

Broussard的脸上除了被那怪物黏住的痕迹之外什么都没有。

 

Standard:“之前门是关闭的,它一定就在这里。”他们立即紧张起来。

 

Hunter想跑,被Standard阻止:“别开门,不然它会逃跑。”

 

Hunter已经吓破胆:“我们不能抓住它!它也许会黏在我们脸上……”

 

Standard:“也许我们可以把它关起来……”他拿起一个不锈钢托盘和盖子:“……只要别不小心伤到它……”

 

一手托盘一手盖子,Standard小心搜索着,医务室里面没有多少可以躲藏的位置。

 

他慢慢弯腰检查床板下面,手和膝盖撑着地板,他没发现寄生虫的一只触手就在他脑袋上方。

 

Standard起身,肩膀碰到了触手,寄生虫掉到地上。

 

Standard一下子就跳起来退后:“糟糕!”

 

但是寄生虫一动不动,触手也蜷缩成一团,颜色是经常被电影用来表明死亡状态的死灰色。

 

Standard盯着它,从身后墙上取下一根很长的探针,他戳它,没反应:“我想它已经死掉了。”

 

小心翼翼地,Standard把怪物装进托盘合上盖子。

 

实验室内部。

 

StandardRobyMelkonis把寄生虫肚子朝上放置于不锈钢桌子,用强光照明。

 

Standard戴着手套研究它:“看看这小东西!难怪我们取不下来。”

 

Roby:“这是它的嘴?”

 

Melkonis:“更像是那个器官——管道,从这里伸出来。”

 

Standard用尖端极细的钳子掀开组织,谨慎地取出管道的末端。

 

Roby:“真恶心。”

 

突然寄生虫的尸体开始瓦解。

 

Standard:“不好!快给我什么东西能夹住它!”

 

Roby取下长形火钳塞给Standard,他甩掉之前的工具用火钳夹住正在滴酸液的寄生虫。

 

Standard:“我们把它扔出飞船!”跑出门。

 

飞船走廊内部。

 

他们飞奔而去,Standard手上是夹着怪物的火钳,身后的地板上面是一连串冒烟的痕迹。

 

主空气闸门外面的走廊。

 

Roby打开内侧门,Standard冲进去。Roby关上内侧门,向通讯器喊话:“快点把外侧门打开!”

 

外侧门开启,阳光和尘暴立即涌入。Standard把寄生虫连同火钳都扔出去。

 

外景(飞船外部的地面,昼)。

 

寄生虫的尸体落地,缓缓沉入地表的尘埃,烟雾腾腾。

 

主空气闸门内部。

 

外侧门关闭。

 

Roby无力地靠着墙:“这东西死了一样危险!”

 

Melkonis跪下查看地板上的腐蚀出来的小洞。

 

Standard打开内侧门进入走廊。他打开通讯器:“Broussard情况怎样?”

 

Hunter:“正在发烧。”

 

Standard:“没有知觉?”

 

Hunter:“是的。”

 

Standard:“能不能想想办法做些什么?”

 

Hunter:“机器可以降低他的体温。其他生命体征很强。”

 

Standard:“好。”他关闭通讯器,突然觉得很累:“我需要咖啡。”

 

多功能大厅内部。

 

猫爬来爬去。RobyMelkonis瘫在椅子里面。Standard从咖啡机接出一杯咖啡。

 

Melkonis:“这里的昼夜循环简直让人发疯。我觉得已经困在这儿好几天,但是究竟几天?”

 

Roby梳理猫的毛:“才四个小时。”

 

Standard盯着咖啡杯:“你是对的,我们根本就不该来这里。”

 

Roby:“我不想刮你们的鼻子晒优越,唯一重要的是我们几时能起飞。”

 

Standard:“我不能再催迫Faust。他一直在修理发动机。”

 

Roby:“如果我们知道外星飞船发生了什么……”

 

Melkonis:“我们已经知道了。”

 

Roby:“是吗?”

 

Melkonis:“它们被寄生虫打败了。”现场鸦雀无声。

 

Roby:“那种寄生虫到底什么来头?”

 

Standard:“也许是本地生物。这个星球有重力又有浓密大气,现在死寂一片,也许曾经生机勃勃。”

 

Melkonis:“不可能。这么小的天体不可能支持那么大的生物。最多微生物就到顶了。”

 

Roby:“那个金字塔是外星宇航员建造的吗?”

 

Standard:“太原始了,那是技术文明之前的产物,最多不过铁器时代的建造工艺。”

 

Melkonis:“早已消失的文明,古墓里面的孢子,天知道沉睡了多少年。”

 

Roby:“我想我们应该重新看看拍摄的记录……”

 

突然门开了,满身灰尘和污垢的Faust进入:“修好了。”

 

外景(星球表面,昼)。

 

Snark号的发动机点火,发出巨响,喷出高温气流。

 

船桥内部。

 

大家各就各位。Standard:“打开牵引光束。”

 

令人头皮发麻的电子蜂鸣声,飞船像水里的浮木一样离开地面。

 

Standard:“锁定牵引光束。”

 

蜂鸣声改变音调,飞船开始水平。

 

Standard:“收起起落架。继续上升。”

 

Roby对着通讯器:“再上升一公里。”

 

Standard:“启动垂直喷射引擎。”飞船低吼,震动。

 

外景(Snark号飞船,昼)。

 

飞船正在加速通过令人窒息的大气。

 

船桥内部。

 

Standard:“启动人工重力。”

 

Roby:“已经启动。”

 

Standard:“进入逃逸轨道。”人们开始不停地按各自开关。

 

Roby:“正在修改航向,应该能较容易地到达逃逸速度……”

 

突然飞船猛烈震荡。

 

RobyMelkonis:“那是什么?”

 

Faust:“尘埃又开始阻塞进气道了!”

 

Standard:“在我们进入太空之前坚持住就行!”

 

发动机的声音改变了音调,越来越沉。

 

外景(天空,昼)。

 

飞船以锐角升空,能见度零。

 

发动机室内部。

 

Faust戴着防毒面具因为整个空间到处都是灰尘。他启动一个排气装置试图把积压的灰尘吸出去。

 

船桥内部。

 

屏幕上除了云就是云。接着飞船又是猛地震动,人们不再说话,他们紧张得大汗淋漓,每个人都紧盯着面前的仪表,偶尔交换一两个术语。

 

外景(飞船,昼)。

 

突然飞船冲破了云层飞向星空,拖着一道灰尘的尾迹。

 

船桥内部。

 

所有人欢欣鼓舞。

 

Roby:“我们成功了!”

 

Standard:“设定回地球的航线,加速至星际速度。”

 

Roby:“乐意之至。”

 

Melkonis:“感觉好像逃离了地狱一样。”

 

外景(光速飞行的飞船)。

 

由于光速飞行,接近飞船的星星颜色偏蓝和远离飞船的星星颜色偏红。

 

船桥内部。

 

大家正在解开安全带。

 

Roby:“每次加速的时候我都想吐。”

 

Standard:“别抱怨了,我们要回家了。”

 

众人站起来离开。

 

走廊内部。

 

众人在步行。

 

Standard:“我觉得我们应该把Broussard冷冻起来,回到殖民地之后再找医生。”

 

Roby:“我们自己也会被隔离检疫,也许很长时间。”

 

Standard:“没关系,在他们能够治疗他之前他会一直保持冬眠。”

 

大家进入医务室,然后就惊掉下巴——Broussard醒了。

 

Broussard(声音嘶哑):“给我水……”

 

Roby立即递过一杯水,Broussard一口灌下去:“还要。”

 

Roby递过去一大杯水,Broussard又一口灌下去,喘着粗气。

 

Standard:“你感觉如何?”

 

Broussard:“糟透了。到底发生什么事?”

 

Standard:“你不记得了?”

 

Broussard:“连名字都快忘了。”

 

Roby:“有没有感觉身上哪儿疼?”

 

Broussard:“没有,就是觉得好像有人用橡胶水管抽了我六年。”

 

Melkonis大笑,Broussard艰难地挤出笑容。

 

Standard:“看来你没事,连幽默感都回来了。”

 

Broussard:“我饿得前心贴后背。”

 

Roby:“你最后记得的事情是什么?”

 

Broussard:“忘了。”

 

Roby:“还记得金字塔吗?”

 

Broussard:“没有,只记得被什么东西闷死……我们在哪?”

 

Standard:“当然是回家的路上。”

 

Melkonis:“或者说回冷冻棺材的路上。”

 

Broussard:“我饿得头晕眼花,冬眠之前能吃顿饭吗?”

 

Standard大笑:“很合理的要求。”

 

多功能大厅内部。

 

众人正在狼吞虎咽,猫也在吃一只盘子里的食物。

 

Hunter:“我感觉棒极了,一回到殖民地我们就可以开始拿船上的货讨价还价。谁想赌一把最高价?”

 

Faust(嚼):“我们每人都可以买下一颗行星。”

 

众人笑。

 

Melkonis:“我要写本关于这次探险的书,就叫《Snark号航行日志》。”

 

Standard(恶毒地):“一般来说船长拥有优先著作权。”

 

Melkonis:“我们可以一起写。”

 

Roby:“我回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吃真正的用生物制作的食物。”

 

Melkonis:“你不喜欢这些?”

 

Roby:“味道像催鸡生蛋的激素饲料。”

 

Standard:“我吃过味道更好的也吃过味道更差的——如果你懂我的意思。”

 

Faust:“我觉得还行。”

 

Roby:“你居然觉得这些垃圾‘还行’?”

 

Faust:“习惯了就好。”

 

Roby:“你知道这东西是怎么制造的吗?”

 

Faust:“那又怎么样?!你不也正在吃吗?!”

 

Roby:“我又没说这东西不能吃,但是确实很糟,很糟。”

 

Hunter:“你们就不能说些和谐的话题?”

 

突然Broussard脸色不对,他开始哀嚎。

 

Standard:“怎么回事?”

 

Broussard:“不知道……我不舒服……”

 

其他人警惕地盯着他,Broussard又发出一声哀嚎,他的手死死掐着桌子,关节都白了。

 

Standard:“深呼吸!”

 

Broussard惨叫:“疼死我啦!!”他的脸因为痛苦而扭曲,并且筛糠一样地痉挛抽搐。

 

下一声惨叫,Broussard的胸腔爆开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淋淋的脑袋从他的胸腔钻出来。

 

其他人吓得魂不附体,争先恐后地后退。猫刺溜一声逃跑了。

 

那个怪物的脑袋拖着一条虫子一样的尾巴从Broussard的胸腔钻出来,把血和其它天知道是什么液体溅得到处都是,然后在众人惊恐地逃窜之时飞快地不见了踪影。

 

众人回过神来的时候,桌子上只剩下碎盘子、浸血的食物,还有Broussard开膛破肚的尸体。

 

Hunter:“额滴神啊!不!不!”

 

Faust:“那是什么?!那究竟是什么怪物?!”

 

Melkonis:“它一直在他体内生长,我们都不知道!”

 

Roby:“它用他作为孵化器!”

 

外景(飞船和太空)。

 

舱门开启,Broussard的遗体被包裹之后抛入宇宙。电子低音鼓奏出挽歌。

 

走廊内部。

 

剩下的船员前往船桥。

 

Melkonis:“我们不可能在那家伙也在船上的时候冬眠。”

 

Hunter:“届时我们都是菜板上的鱼肉。”

 

Roby:“但是我们不能杀它,否则酸血会把飞船外壳烧穿。”

 

Hunter:“倒霉!”

 

Standard:“所以我们只能抓住它再扔出去。”

 

Melkonis(叹气):“我不想泄大家的气,但是我们的给养只能维持非常有限的非冬眠状态……而且大部分已经在采矿的时候用完了。”

 

Standard:“还剩一周的存量对吧?”

 

Hunter:“然后食物和氧气就完了。”

 

Faust:“水可以循环回收。”

 

Roby:“没有氧气也就不需要水了。”

 

Standard:“所以我们还剩一周的时间,足够长了。”

 

Roby:“但是如果不能在一周内解决问题,我们无论如何也必须冬眠。”

 

他们进入船桥。

 

Standard:“有人提出建议吗?”

 

Faust:“我们能穿上太空服,再把空气都排出船外面,这样它就死定了。”

 

Standard:“我们不能冒险失去那么多氧气。只能把它赶出来。”

 

Melkonis:“怎么做?”

 

Standard:“逐屋逐走廊地清扫。”

 

没人喜欢这主意。

 

Melkonis:“然后呢?发现它之后该怎办?”

 

Standard:“设法困住它。如果我们手上有坚固的网兜就能抓住它。”

 

Faust:“我们可以从软合金网上面剪下来一部分,虽然不耐腐蚀,但是强度足够了。”

 

Roby:“因为不能伤到那东西,我们需要电击棒。”

 

Hunter:“我想我能组装一些附带电池的长金属杆,吓唬吓唬它。”

 

Standard:“好极了,各位着手干吧。不过现在开始所有人都必须穿着保护服和头盔,我们先去换衣服。”

 

大家起身离开。

 

外景(宇宙)。

 

Snark号继续着它的航行,穿越无尽的星海。

 

走廊内部。

 

Standard正在行走,他全身都是保护行头——看起来像个防暴警察,甚至连透明的塑料面罩的头盔都戴上了。

 

他转过一个弯——但是前面的路的重力方向不同——他看起来正在垂直的墙壁上行走。

 

他又转过一个弯——这次他已经头下脚上了,他爬上——或者说爬下楼梯。

 

Snark号飞船的腹侧观察穹顶。

 

Melkonis穿着保护服坐在里面盯着太空。

 

Standard,进入,这里阴森诡异,外面的星空和里面的少数面板上的灯泡是唯一的照明。

 

Standard:“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Melkonis:“我想起一句诗:‘水,周围充满水,但是一滴也不能喝’。外面的空间无限大,我们却被困在这么小的地方。”

 

Standard:“那句是描写信天翁的对吧?”

 

Melkonis:“我们甚至连呼救都不可能。信号在到达目的地之前我们就已经成灰了。我们完全被隔绝于此。有人能够想象如此遥远的距离吗?半个宇宙之外……”

 

Standard:“我们出去,我们返回。即使钟表转过无数圈,对我们仅仅是一瞬。”

 

Melkonis:“时间和空间在这里没有意义。多谢爱因斯坦……”

 

Standard:“看来你的课外活动蛮充实。我告诉你:如果总是这么盯着外面看,他们会把你钉在墙上剥皮。我曾经目睹过。”

 

Melkonis(笑):“我们是新的先驱者,我们甚至有自己的职业病。”

 

Standard:“省省吧诗人。该干活了,我们去看看准备得如何。”

 

船桥内部。

 

大家都在,Faust正在展开方圆数码(yards)的闪着微光的金属网。Hunter拿来五支金属棒,像五支扫帚柄。

 

Hunter:“每一支都安装了便携式发电机,从这里到那里都绝缘,但是尖端……”他拿起一支,用尖端接触一个金属物品,立即闪出蓝色电火花。

 

Faust:“这能烧死那家伙。”

 

Standard:“希望不会。”

 

Hunter:“别担心,伤不了它,但是至少能吓吓它。”

 

Standard:“那么我们如何找到它呢?”

 

Faust:“用这个。”他拿起一个小型仪器:“追踪器……设定成追踪移动物体,虽然有效范围很短,但是一旦离目标足够近就会响。”

 

Standard拿起另一个追踪器进行研究:“这些东西确保我们不是手无寸铁,下面是作战计划:分成两组系统地清扫整艘船,无论谁抓到它马上前往最近的空气闸门扔出去。你的明白?”

 

Roby:“明白大发了。”

 

Standard瞪了他一眼:“首先扫描船桥。”

 

Faust拿着追踪器转圈:“没有发现目标。”

 

Standard:“RobyMelkonis跟着FaustHunter和我是第二组。”

 

大家开始拿装备。

 

Standard:“所有人带上通讯工具,随时保持联系。”

 

走廊内部。

 

MelkonisRoby拿着网兜前进,Faust拿着追踪器跟在后面,他不停地扫描着两边。

 

Faust:“没有发现……我们可以在发现目标之前快速前进。”

 

另一处走廊内部。

 

StandardHunter悄无声息地前进,Standard不得不一手网兜一手追踪器。

 

走廊内部。

 

Roby他们正在前进,突然Faust说:“停下。”他的追踪器叫唤起来,并且灯泡闪烁。

 

Faust:“我探测到什么。”所有人马上紧张起来,四处张望。

 

Roby:“在哪儿?”

 

Faust凑近看追踪器,皱眉:“机器出问题了,指针疯狂转圈。”

 

Melkonis:“故障?”

 

Faust把追踪器转向一侧,指针安静下来:“没有,只是方向混乱而已。目标在我们下面。”三人低头看脚底下。

 

维修层内部。

 

三人爬下简陋的金属楼梯,进入飞船上并不那么光鲜的区域。

 

这一层的走廊照明完全来自天花板上的灯泡,效果不怎么样。

 

他们在最后一级楼梯下面展开队形,把网兜准备好。

 

Roby:“准备就绪。”

 

Faust看看追踪器,向前面点点头:“走这边。”

 

他们沿着走廊前进,鞋子和金属地板碰撞产生脚步声,这里很黑。

 

Roby:“照明有问题?”

 

Faust:“灯泡烧了,没人来换。”

 

他们打开头盔上的电筒。

 

镜头跟着三人转过两个弯,突然Faust说话了:“停下。”

 

另外两人吓一跳,几乎没能站稳。

 

Faust小声说:“目标在四米内。”

 

RobyMelkonis举起网,另一只手拿着电击棒,Faust一手电击棒一手追踪器,不情愿地靠近信号源。他如同在雷区里行进一样小心,半弯着腰,准备随时往后跳,电击棒向前伸出,不时地看一眼追踪器。

 

追踪器把他带到墙上的一个小门。Faust在面具后面已经汗流浃背,他放下追踪器,伸手突然打开门并且把电击棒伸进去。

 

一声怪叫,一只小动物从门里面飞奔而出,他们本能地用网兜抓住,然后Roby说:“等等!”

 

原来是那只猫,他们松开网兜,猫逃跑了。

 

Melkonis:“原来我们一直自己吓唬自己!”

 

Roby的通讯器响了,是Standard:“我们把它困住了!快来帮忙!”

 

Roby:“你们在哪?”

 

Standard:“食物储藏室!”

 

Roby:“马上赶来!”

 

食物储藏室外面的走廊。

 

Roby他们赶到时StandardHunter的情绪异常激动:“我们看见它在里面就锁上门,现在它在里面横冲直撞!”

 

Roby:“现在该怎么办?”

 

Standard:“开门抓住它。”

 

Hunter:“我不敢开门。”

 

储藏室里面接连传出冲撞的声音。

 

Standard:“那家伙看起来跟以前不一样,它现在像长了触手和脚的虫子。”

 

Faust:“我们最好做些什么。”

 

Hunter:“为何不就这么把它关在里面?”

 

Standard:“别犯傻。”

 

Faust:“我有办法。我们从这里把毒气灌进去收拾它。”意指门板下方的通风凹槽。

 

Roby:“不行!所有食物储备都在里面!不能用毒气!”

 

Standard:“干掉它之后我们就直接冬眠,不需要进食。而且从现在的情况看它已经吞食了不少食物,剩下的可能也被污染了。”

 

Roby:“好吧你赢了。”

 

Faust:“我去拿装备,搭把手。”

 

他们把漏斗形的装置固定在门板的通风凹槽上面,漏斗连着一根粗大的管道,管道连着一个有压力表的巨大金属罐。

 

Standard:“带上防毒面具。”所有人照办。

 

Roby:“这东西毒性致命,我希望我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Standard:“开始吧。”

 

Faust开始灌毒气,效果立竿见影——储藏室里面的噪音越来越响,能听见那个怪物的尖叫声。

 

然后所有声音都停止了。

 

Standard:“关掉机器。”

 

Roby:“现在呢?”

 

Standard:“我们进去。”他拉开门,厚重的毒气云翻滚而出。

 

食物储藏室内部。

 

到处都是高浓度毒气,食物包装袋不是被撕破就是到处散落,还有残羹剩饭。

 

Faust:“看起来它真不拿自己当外人。”

 

船员们小心谨慎地跨过地面的垃圾堆,网兜和电击棒处于待命状态。

 

“不好了!”Hunter指向墙上铁箅子被扭开的通风管道:“它跑了!”

 

大家凑过去把电筒往里面照。

 

Roby:“这里通向哪儿?

 

Faust:“船上任何地方。我们得查看结构图。”

 

Standard:“那就去查。”

 

所有人走向门口。Hunter:“我们还有剩余的食物吗?”

 

他们关上门,封死。

 

船桥内部。

 

屏幕显示飞船通风系统的结构图。

 

Faust:“这一部分的通风管道只有两个出口,注意到了吗?这一端是食物储藏室……”

 

Hunter:“另一端是冷却机组。”

 

Standard:“所以它被困在两端之间,我们必须赶它出来。”

 

Faust:“用毒气……”

 

Hunter:“不能向冷却机组灌毒气!那样毒气会充满整艘船!”

 

Standard:“只有派人进去赶出来。”

 

Roby:“你疯了?!”

 

Standard:“派进去的人必须有防护——还有驱赶它的手段……”

 

Faust:“喷火器如何?喷火器没有毒。”

 

Melkonis:“一个人进去赶它……”

 

Standard:“……其余的人在冷却机组接应。”

 

Hunter:“这主意不怎么样。”

 

Standard:“你有高见?”

 

Hunter耸肩表示没有。

 

Roby:“那么谁进去呢?”

 

Standard:“投票表决。”他从控制台的打印纸上面撕下五张纸片,其中一个画上一个X符号。接着他把五张纸片都揉成很小的纸团,在两只手之间摇晃,像掷骰子一样扔在桌子上:“Martin,拿一个。”

 

Roby拿起一个纸团展开,空白。

 

Melkonis拿起一个纸团,空白。

 

FaustStandard各自拿起一个纸团,都是空白。

 

四个人看Hunter,他手上有一个没展开的纸团。

 

Standard:“打开它。”

 

食物储藏室内部。

 

Hunter正在穿戴氧气面具和喷火器,Faust在一边帮忙。他递给他追踪器:“好吧……祝你好运,希望你不需要我帮忙,但是如果需要,我就在这里。”

 

Hunter苦笑:“明白。”他爬进通风管道,那里的宽度将将足够一个人。

 

温度控制室内部。

 

Standard, MelkonisRoby正在展开网兜。巨大的冷却机组在嗡嗡响,气流吹乱他们的头发。巨大的通风管道通向不同方向。

 

Standard:“我们正在就位。”

 

通风管道内部。

 

Hunter:“我开始前进了。”

 

他在狭窄的金属管道里面爬行,转过一个弯。再转过两个弯,突然追踪器有反应。

 

Hunter吓一跳,举起喷火器向黑暗深处喷火。声音被封闭的管道放大几倍,气温马上飙升。烟雾飘了回来,他开始流汗。

 

温度控制室内部。

 

Roby指向墙上的一个矩形开口:“它会从那里出来。”他按动开关,升起一块金属板封住开口:“这块翻板用于引导空气,但是也能用来困住那家伙。”

 

Standard:“现在我们先把那里关闭。”

 

Melkonis正在设置一个便携式仪器,上面有屏幕显示这一部分的飞船结构:“追踪到Hunter……还有另一个信号,在他前面。”

 

Standard:“在哪里?很近吗?”

 

Melkonis:“都在上面一层。”

 

Standard:“准备网兜。”

 

他们把网兜挡在开口前面。

 

通风管道内部。

 

Hunter仍然在爬行,他看见前面的管道突然向下转。

 

他爬到转弯处,用喷火器向下喷火。然后开始继续爬,头下脚上。然而还没等他完全通过这里,管道突然又一转,使他几乎不能动了。同时追踪器疯狂地叫起来。

 

Hunter急忙准备好喷火器,但是这里太窄了以至于很难做动作。他听见嘶嘶的呼吸声和在金属表面的爬行声。Hunter对准声音的方向喷火。

 

温度控制室内部。

 

Melkonis盯着屏幕:“很近了。”

 

Standard:“好。等那家伙一出现,你就发信号,放下门。你的明白?”

 

Melkonis:“我的明白。”

 

Standard(对Roby):“然后我们用网兜抓住它,拿到腹侧空气闸门扔出去。你的明白?”

 

Roby(紧张):“我的明白。”

 

通风管道内部。

 

Hunter抱着喷火器紧贴内壁(小声对通讯器):“各位……”

 

温度控制室内部。

 

Roby:“我听见了。”

 

通风管道内部。

 

Hunter:“我觉得管道不会再向前延伸很远……这里越来越热。”

 

温度控制室内部。

 

Standard:“图表显示你离出口很近了,我们打开门,你得到信号就喷火,把它赶出来。”

 

通风管道内部。

 

Hunter:“好。”

 

温度控制室内部。

 

Standard:“准备。”他和Roby举起网兜两段,Melkonis举起电击棒。

 

Standard:“打开。”Melkonis按开关,金属板降下,露出开口。

 

一个六英尺高的怪物出现了,面目可憎得超出想象,全身都是鳞片和触手,它像一只畸形的鸟一样跳下来,剃刀一样锐利的触手抓住了Melkonis

 

Melkonis吓得发出非人类的惨叫,怪物像对付小鸡一样把他的脑袋扭了下来,像扔布娃娃一样甩向地板。

 

抓着Melkonis仍然在抽搐的无头尸体,怪物以最快速度冲进另一条通风管道消失了。

 

StandardRoby早就被眼前的一切吓傻了。直到Hunter钻出来:“发生什么事?它在哪儿?”

 

StandardRoby这才回过神来,他们追向怪物刚刚钻进的通风管道,里面除了黑暗以外什么都没有。

 

Standard:“那……那东西怎么变得那么大?!”

 

Roby:“因为它吃了我们储备的食物。”

 

Hunter:“Melkonis哪去了?”

 

食物储藏室内部。

 

Faust仍然在等待。他接通通讯器:“你们还在吗?怎么回事?”

 

Standard:“到船桥来!千万小心!那家伙现在变得巨大!”

 

Faust离开储藏室,锁紧门。

 

走廊内部。

 

Hunter:“你说他的脑袋被扭下来之后身体还在抽搐?”

 

Roby:“太可怕太可怕了!就像扭下小鸡的脑袋!”

 

船桥内部。

 

StandardRobyHunter瘫在椅子里,Faust随后出现。他们看起来还没从刚才的惊吓里恢复。

 

Faust:“发生了什么?Sandy呢?”

 

Roby:“挂了。”

 

Faust:“挂了?!”

 

Roby:“那怪物已经长成一个大怪兽!像某种巨大化的绦虫……我们完全没有准备!”

 

Faust:“它还在船上?”

 

Standard按开关:“我们最好封闭维修层,至少能把它困在下面。”

 

Hunter:“这里暂时安全了。”

 

Roby:“还剩四个。”

 

Standard怒视Roby:“说什么?!”

 

Roby:“没什么。”

 

Hunter:“听着,它肯定不喜欢火。”

 

Standard:“没错。虽然我们杀不了它,但是能把它挡在外面,赶到空气闸门。”

 

Hunter:“问题是喷火器需要燃料。”

 

Faust站起来:“我去拿,大厅旁边的储物柜有燃料。”

 

Standard:“别去,我不想分散兵力。”

 

Faust:“你已经封锁下面,它上不来。”

 

Roby:“别那么肯定。”

 

Hunter:“我们需要喷火器。”

 

Standard:“好吧……但是千万别到甲板下面去。”

 

Faust离开。Roby:“我建议现在仔细看看那些象形文字。”

 

Roby操纵屏幕,显示出之前拍摄的东西:“你们能看出规律吗?”

 

Standard:“规律……有规律,但是看不懂。”

 

Roby:“我知道也许看不明白,但是你们不觉得它们的外形很像我们以前见过的东西吗?”

 

Hunter几乎跳起来:“以前见过的东西?!”

 

Roby:“这些以统一风格出现的铭文……仔细看的话就像在描述某个让我们吃够苦头的小东西……”

 

Hunter:“你的意思是那个海星状的象形文字就是黏住Broussard脸的寄生虫……”

 

Roby:“在它旁边……那个椭圆形的有花纹的图形……就像那个孢子囊……”

 

Standard:“再旁边,六只脚,触手,我们在食物储藏室见过……”

 

Roby:“然后就是……”

 

Hunter:“这个大家伙。”

 

原本看起来毫无意义的象形文字突然变成了描述那个外星怪物生理周期的简单明了的铭文。

 

Roby:“这些都是同一个生物,我们看到的是生理周期的不同阶段。”

 

Standard:“那个古墓……肯定是某种繁殖用的宗教场所,卵或者孢子囊被储存在那里……甚至用来进行什么交配仪式也说不定……”

 

Hunter:“……Broussard正好参与了它们的繁殖进程。”

 

Roby:“注意,这里只有描述四个生理阶段的符号,相同的符号顺序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Standard:“也就是说……”

 

Roby:“更多的孢子要出现了。”

 

主空气闸门外面的走廊。

 

Faust迅速转过两个弯,然后突然停住——当看到通往下一层甲板的门被弄坏了。

 

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紧接着空气闸门方向有声音,内侧门打开了。

 

犹豫了一下,Faust悄悄向空气闸门里面窥视。

 

主空气闸门内部。

 

那个怪物坐在地板上啃一根血肉模糊的大腿骨,它没发现Faust

 

主空气闸门外面的走廊。

 

Faust不动声色地后退,悄悄启动墙上的通讯器。

 

船桥内部。

 

其余三人还在盯着屏幕看,Standard正在说话,被Faust的声音打断了。

 

Standard:“你说什么?”

 

Faust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它在主空气闸门,打开外侧门把它吹出去。”

 

Standard犹豫着,想说些什么作为回应,但是马上改变主意奔向控制台。

 

主空气闸门内部。

 

内侧门伴随着机器运转的声音关闭,那怪物反应极其迅速,听见声音就箭一样窜出内侧门。

 

主空气闸门外面的走廊。

 

怪物沿着走廊飞跑,在途中重重敲了Faust的后脑勺一下,力量如此之大以至于他直接飞向空气闸门的内侧门。

 

尖叫着,Faust被正在关闭的内侧门夹住了,他的厚度被压缩成3英寸。墙上一个有“内侧门关闭”字样的绿灯亮了。

 

主空气闸门内部。

 

实际上内侧门并没有关闭因为Faust卡住了门缝,就在外侧门开启的瞬间,狂暴的气流带着尖啸冲出飞船,并且能够看到雾气的效果,这是因为太空的温度非常低导致飞船里面的空气在冲出外侧门之后瞬间冻结的缘故。

 

船桥内部。

 

风暴刮起,闪亮红灯伴随着警报:“致命减压”。

 

恐慌了一小会儿,Roby跑了出去。

 

走廊内部。

 

通道里面都是飞舞的纸张等轻小物品,Roby以最快速度跑向主空气闸门——不仅仅因为他全力奔跑,更是因为逃逸的气流正在把他带往那个方向。

 

外景(飞船外部)。

 

飞船的一侧正在喷涌出带着雾气的气流,还夹杂着各种小颗粒。

 

走廊内部。

 

被有如飓风的气流驱赶着,Roby靠住墙试图稳住自己,他看见那怪物沿着另一条走廊跑掉了。

 

无视那怪物,他继续向前跑。

 

主空气闸门外面的走廊。

 

Roby抓住门口的边缘停下来,就在空气闸门正对着的通道的尽头,这里的风势极强,他的衣服猛烈拍打着身体,各种东西都随着气流飞舞,还有能穿透耳膜的尖啸。

 

Roby立即转动一个大轮盘,开始关闭一个滑动的闸门,封闭空气闸门连接的走廊,风势随着闸门的关闭而减弱,最终停了下来。

 

Roby跌坐在地板上,然后抓住喉咙试图呼吸。由于空气太稀薄了,现在飞船里面的声音听起来很奇怪——就像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几乎听不见。虽然Roby在“大声”喘气,但是基于上面的原因真正发出的声音几乎为零,就连他的脚步声也听起来像在水下行走一样飘渺。

 

仍然抓着喉咙努力呼吸,Roby遇到了另外两个人,他们也被折腾得够呛,就像脱离了水的鱼一样处于窒息的边缘。他们汗如雨下并且鼻子出血。

 

他们试图说话,但是声音如此模糊以至于只能听见微弱的音响。

 

Standard说了些什么就跌跌撞撞地走向远处,RobyHunter跟着他。

 

主空气罐储藏区。

 

门猛地打开,Standard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进入,带着虚幻的脚步声。这里排列着不少大型氧气罐,都用软管和一些龙头相连。

 

Standard蹒跚地走向氧气罐,扳动把手打开它们。尖锐的嘶嘶声,古怪的声音效果逐渐恢复正常,三个人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

 

终于他们有力气站起来。Roby:“我们失去了多少氧气?”

 

Standard仍然站不稳,他看气量表:“还剩六个小时的供应。”

 

Hunter:“上帝呀!”

 

Standard:“有谁知道发生了什么?”

 

Roby:“Faust卡在了空气闸门的内侧门。”

 

Standard:“我们能不能过去把他拽出来?”

 

Roby:“不能,我已经封闭整个区域,除非我们想失去更多氧气。”

 

主空气闸门。

 

已经被压扁的Faust像一面旗帜一样飘在真空。鼻子和嘴都是血污。

 

船桥内部。

 

三个幸存者又一次瘫在椅子里面,猫钻出藏身处,哀嚎。

 

Roby抱起猫:“可怜的喵星人,跟着一起受罪。”

 

Standard:“至少我们摆脱了那个怪物,它一定最先被吸出飞船。”

 

Roby:“没那运气。我看见它沿着走廊跑了。”

 

Hunter:“什么?!我们的空气储备就要完了!我们死定了!”

 

Standard:“我不相信!一定还有办法!”

 

Hunter:“比如?”

 

Standard:“现在是采取激进措施的时候了。”

 

Roby:“两天前就该这样。”

 

Standard:“闭嘴!你们有什么想法都说出来!无论多不科学!”

 

Hunter:“我们杀不了它,以它现在的体型一定有很多酸液。”

 

Roby:“主意我有,但是你们肯定不喜欢。”

 

Standard:“但说无妨。”

 

Roby:“首先我们关闭星际推进系统的冷却装置。”

 

Standard:“整艘船会爆炸。”

 

Roby:“没错,但是需要几分钟推进器才会过热熔化,我们抓紧时间登上救生艇弃船。”

 

Hunter:“你想炸掉整艘船?”

 

Roby:“连同那个怪物。我们坐救生艇回地球。”

 

Standard:“救生艇不能加速到星际旅行所需的速度。”

 

Roby:“不需要,我们现在已经是星际旅行的速度,等我们回到殖民星区的势力范围,他们可以在网络上发现我们。”

 

Hunter:“那些货物呢?矿产呢?我们出来就是为了开采它们赚钱,如果丢掉我们就破产了。”

 

Roby:“命更重要,况且我们还能带上最有价值的那一小部分。”

 

Standard:“这计划行不通,我刚刚想起来救生艇只有一个冬眠舱。也就是说只有一人能生还。”

 

Roby:“我忘了。”

 

Standard:“但是这办法有可取之处,我们只需要改几笔……”

 

他们拼命思考。

 

Standard:“如果我们把那家伙赶进救生艇,发射出去再引爆……”

 

Hunter:“好主意!”

 

Standard:“我们把炸药装进救生艇,再把它赶进去,等救生艇离得足够远就遥控引爆。”

 

Roby:“现在要把那怪物赶进救生艇几乎不可能。”

 

Hunter:“用喷火器。”

 

Roby:“没用的。”

 

Standard:“你不能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这办法我看行!”

 

Hunter:“喷火器需要燃料。”

 

Standard:“抓紧时间!很多事情要办。”

 

货舱内部。

 

三人进入这个和别处相比显得脏兮兮的区间,周围是很多大型设备和物件。

 

一排排架子上面都是不同形状的金属容器,贴着标签。

 

Hunter:“我们用哪种炸药?”

 

Standard:“我推荐N-13炸药棒。它们容易搬动而且可以遥控引爆。”

 

Hunter打开一个柜子的锁,从里面抽出扫帚柄一样的长条形红色棒状物体,上面有印刷的标签。

 

与此同时Roby盯着那些金属箱子,他伸手摸其中一个:“真好笑,这些我们排除万难挖出来的东西,这些宝藏,即使我们不在,飞船也会按照航行计划把它们送回地球。”

 

Standard:“过来接着这些!”

 

Hunter抱着一捆红色的扫帚柄,他几乎没站稳。

 

Roby抓住他:“当心!”

 

Standard:“别怕,这些东西掉在地上不会爆炸。”

 

三人带着炸药离开。

 

走廊内部。

 

他们在前进,Hunter的追踪器突然响了。

 

Hunter:“停下!”

 

其他两人停住脚步。追踪器又响了,Hunter放下手里的东西把追踪器转向各个方向,然后向楼梯点点头:“上面。”

 

三人面面相觑,Standard捡起喷火器。

 

Roby:“我们继续把炸药装上救生艇还是现在去把它赶出来?”

 

Standard:“一旦把它赶进救生艇也就不需要炸药了。就让它自个儿烂在宇宙里面。”他举起喷火器上楼梯。

 

楼梯井内部。

 

Standard紧张地沿着螺旋形楼梯移动。突然传来敲打金属的声音,他吓得浑身冰凉。

 

然后他继续移动。

 

外景(背面观察穹顶)。

 

Standard接近这里的时候敲打的声音又出现了。他环顾四周,发现了声音的来源——Broussard的遗体就在穹顶外面,被什么东西绊住了,由于机器的移动而周期性地撞上玻璃。

 

Standard喊话:“上来吧!安全!”

 

Roby看向穹顶外面:“额滴神啊……”

 

Broussard部分裹尸布已经撕破了,裸露的出来的肢体由于低温和低压而变色膨胀。他紧贴在玻璃上,仿佛想进来。

 

Standard:“飞船的引力把他吸回来了。”

 

Hunter(惊恐):“我们把他带进来吗?”

 

Standard:“太冒险了,也许等我们处理完当前的问题。”他们离开。

 

飞船前端内部。

 

这里的地板稍微向上倾斜,形成一个漏斗状的结构,连接着一个狭窄的巷道,巷道的另一端就是飞船前端和救生艇。

 

三人搬运着东西弯着腰前往救生艇。

 

救生艇内部。

 

巷道通往救生艇的后面,这是一艘结构简单甚至简陋的飞船,以至于连金属架构都暴露在外,一个冬眠舱占据了内部相当的空间。这只是一艘救生艇而已,没什么特别的。

 

Standard指着:“放在这里,墙根处。”

 

他们把炸药棒放好,小心翼翼地接上电线。

 

Hunter:“这下应该能行。”

 

Roby:“我真心希望能行!而且我希望引爆的时候已经离我们够远。”

 

Standard:“大丈夫萌大奶。”

 

Hunter焦虑地环视:“现在需要一些肉还是什么当诱饵。”

 

Roby:“我宁肯把肉吃掉,我饿了。”

 

他们开始往外走。

 

飞船前端内部。

 

Standard:“剩下的工作就是把它赶进去。”

 

Hunter仍然在焦虑:“不管谁负责驱赶,必须有另一个人负责关门,并且……并且……”他正在考虑措辞。

 

Roby:“你想说‘诱饵’?”

 

Hunter:“必须有人能腾出手来把怪物锁在救生艇里面!”

 

Standard:“而且如果其他人受伤,必须有一个人能够发射救生艇并且引爆。”

 

Roby:“好吧,这个人是谁?”

 

镜头对准三个纸团,三只手分别抓起一个。

 

镜头转向Roby,他展开纸团,上面有一个X

 

片刻之后,HunterRoby看一个晶体管收音机似的东西:“在救生艇离飞船不够远之前千万别按这个电钮。”

 

Roby:“已经启动了?”

 

Hunter:“现在引爆的话整个飞船前端就没了。”

 

Roby:“多谢。”接过引爆器放进胸前的口袋。

 

Standard:“我们随时联系你。”

 

Roby:“一旦它被赶到这个方向就马上通知我。”

 

Standard:“它往这边跑,你千万别挡道。等它进去你就关门,发射,然后——”

 

Roby:“大爆炸。”

 

Hunter的脸因为紧张而扭曲。

 

Standard:“大家快点,空气不多了。”

 

StandardHunter离开飞船前端,一人拿着喷火器一人拿着追踪器。

 

Roby留下熟悉救生艇的操作,他按动救生艇入口的控制开关,让门打开再关上几次,看起来机器的速度还蛮快的。他设置救生艇的发射功能,一个有“就绪”的字样的小灯亮起。

 

Standard的声音从通讯器传来:“追踪器发现什么……肯定是它,因为对于猫来说实在太大了……”

 

Roby现在处于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场合,独自一人,收听着频道里面人和怪物的战斗。

 

Hunter:“在这边……”

 

Roby能听见轻微脚步声、呼吸声还有别的什么声音。

 

走廊内部。

 

Standard准备好喷火器,Hunter盯着追踪器。

 

Hunter:“它一定不动了,追踪器没有显示。”

 

Standard:“我先走,你跟着。”

 

StandardHunter一前一后地走过,怪物突然从他们背后的藏身处跳出来,一把Hunter

 

Hunter尖叫。

 

Standard转过身看见怪物抓住了Hunter,并且把他挡在前面。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Hunter:“喷火器!”

 

Standard:“不行!酸液会泼得到处都是!”

 

怪物咬了Hunter一口。惨叫声。

 

Standard再也受不了了。他举起喷火器向怪物喷火,但是怪物把Hunter当成盾牌,StandardHunter点着了。怪物的触手抓着变成火球的Hunter

 

飞船前端内部。

 

Roby从通讯器里面听到各种声音夹杂在一起,然后同时归于沉寂,只剩下静电杂音。

 

Roby:“StandardHunter?”他等待着回应,但是他的表情显示他并不期待有人应答。

 

痛苦、恐惧,Roby把脸埋进双手。当他抬起头的时候下决心不能坐以待毙。

 

走廊内部。

 

Roby一手追踪器一手握着手枪,经过Standard的喷火器的时候他捡起来换下手枪。追踪器把Roby带到维修层。

 

维修层内部。

 

Roby前进了一小段距离,直到追踪器显示信号来自正下方,他低头看见自己站在一块正方形的金属板上面。

 

移开金属板出现了一条梯子,Roby把追踪器换成电筒,但是仍然拿着喷火器。他爬下梯子,进入一个黑暗的储藏室。

 

用电筒光照亮周围,Roby发现自己正在一个巢穴里面。到处都是骨头、头发、血肉、衣服、鞋子……的碎片。

 

有什么东西在动,Roby用电筒照亮。

 

这是一个巨大的茧一样的东西,掉在天花板上,看起来是某种白色、纤细的丝绸状物质编织而成,还在脉动。

 

Roby准备好喷火器,靠近那个怪茧。等他离得足够近的时候发现茧是半透明的,里面有个人,是Standard

 

突然Standard睁开眼睛看着Roby,把后者吓得一蹦三尺高。

 

Standard(奄奄一息):“杀了我……”

 

Roby强忍着不吐出来:“它都对你干了什么?!”

 

Standard艰难地扭头:“看……”

 

Roby顺着Standard示意的方向看见另一个茧吊着,但是这一个看起来更小、颜色更深而且更坚硬——事实上这就是那个金字塔古墓里面的孢子囊!(译者注:异形女王的设定是詹姆斯·卡梅隆在拍摄续集的时候自己策划的,雷格利·斯科特以及剧本作者和编剧的设定是异形能够把抓获的猎物转变成卵。

 

Standard:“那是Melkonis……Hunter被吃掉了……”

 

Roby四周寻找能用的东西:“我救你出来。”

 

Standard:“不……”

 

Roby:“我能把你送进医务室……”

 

Standard:“没用,它已经吃掉我身上太多部分……”

 

Roby(惊恐):“我能做什么?”

 

Standard:“杀了我……”

 

Roby看着Standard,举起喷火器。当整个巢穴都被点燃之后他爬上梯子跑了。

 

维修层内部。

 

Roby跪在地上试图调整呼吸并且制止呕吐。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才重新控制住自己。

 

外景(太空)。

 

Snark号飞船看起来静止在无尽的黑暗之中,只有掠过的行星和星团表明它其实在以光速飞行。

 

船桥内部。

 

Roby把猫放进一个真空密封的小金属盒,里面还有一小罐氧气:“喵星人该睡觉了。”

 

轻微的声响,金属盒密封,猫从一小块玻璃里面向外看,无声地吼叫。

 

货舱内部。

 

带着猫和喷火器,Roby正在阅读最近的一排架子上面的金属容器的标签。

 

Roby:“Tacitum-35怎么样?10公斤。我们足够在一颗不错的行星上面买下一个岛屿。”

 

把珍贵的矿物装进背包,Roby逃也似地离开,前往发动机室

 

发动机室内部。

 

Roby带着猫和喷火器来的巨大的发动机组面前。他放下行李,阅读主控制面板上面的说明,然后开始逐一关闭开关。

 

当某一个开关关闭的时候,警报突然响了,主控电脑的声音:“警报!冷却系统停止运行!发动机组将在450秒后超载!警报!”

 

Roby关上最后一个开关,拿起身边的东西奔向救生艇的位置,一路上所有的扬声器都在报警。

 

飞船前端内部。

 

Roby冲进通往救生艇的巷道,双手和后背都是要带走的东西。

 

突然怪物出现在巷道的远端,它在救生艇里面!嘶嘶叫着,怪物向前跨出一步。

 

Roby跳出巷道口,按动控制面板,把怪物关在救生艇里面。

 

主控电脑:“警报!发动机组将在4分钟后超载!Roby盯着发射按钮,犹豫不决是否现在就发射救生艇。怪物正在里面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

 

终于他决定了,转身以连他自己都吃惊的速度返回发动机室。

 

走廊内部。

 

Roby像疯子一样狂奔,走廊、楼梯……嘈杂的脚步声几乎把地板都震松了。

 

主控电脑:“警报!发动机组将在330秒后超载!”

 

发动机室内部。

 

Roby差不多是把门撞开的,现在这里都是烟雾还有表示异常状态的声响,温度也高得离谱,他立即就冒汗了。

 

顾不上这些,他冲向控制面板把之前关闭的所有开关重新打开,但是主控电脑仍然说:“警报!发动机组将在3分钟后超载!”

 

Roby按动一个电钮:“我已经把冷却系统打开了!怎么回事?!”

 

主控电脑:“系统过热时间太长,反应堆核心已经开始熔解。你还有235秒。”

 

Roby已经不知道该使用什么表情,他只能又跑向救生艇,估计这几趟已经超过了他一年的运动量。

 

主控电脑:“警报!发动机组将在2分钟后超载!”

 

飞船前端内部。

 

几乎虚脱的Roby本来想着在救生艇里面和怪物拼命,直到他发现救生艇的门不知什么时候又打开了。他立即回头看怪物是否躲在身后,没有。

 

Roby举着喷火器跑过巷道,汗水在身后滴了一地。主控电脑宣布还有90秒。

 

Roby进入救生艇,飞快地扫视四周,怪物不在这里。他立即转身往回跑,从巷道入口附近把猫和其它要带走的东西捡回来。

 

主控电脑:“警报!发动机组将在60秒后超载!”

 

几乎来不及坐上驾驶席,Roby按下发射钮。

 

外景(飞船前端)。

 

固定救生艇的装置脱落,冲压发动机把这小航天器推了出去。

 

救生艇内部。

 

Roby火急火燎地把自己用安全带绑在椅子上,就在救生艇加速远离母船的时候。

 

外景(太空)。

 

救生艇的速度越来越快,离母船越来越远。在如此极端的情况下场面却安静得出奇。

 

救生艇内部。

 

Roby把装猫的盒子抱在胸前,低头做出防冲击姿势。

 

外景(太空)。

 

Snark号飞船正在疾速缩小,最后差不多缩成了一个亮点。然后它爆炸了。比太阳还亮一千倍的橙色火球向所有方向扩散,里面迸发出无数金属碎片。

 

救生艇内部。

 

冲击波几乎将一切震散架,然后一切又安静下来。

 

Roby解开安全带,走到船舱后面从舷窗向外看。炫目的橙色火光。

 

火球以比产生时还要快的速度消失,最后只剩下一些碎片飘过来。

 

看着自己的朋友们的下场,Roby没有丝毫逃生的庆幸——事实上即使有也维持不了多久,因为那怪物从救生艇里面某个巧妙的藏身处爬出来——它早就在这里守株待兔。

 

猫大叫着提醒主人身后的威胁。

 

Roby听见猫叫,并且瞬间领会了猫的意思。他猛地转身,怪物在船舱另一边嚼着零食——一只人的胳膊,那神情仿佛在说:“你到底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Roby的第一反应是喷火器——但是那东西正在怪物脚边。形势如此绝望反而令他冷静下来,他的眼睛搜索着可以躲藏的地方,几乎立即就找到了——窄小的衣帽间,门开着。

 

Roby悄悄向衣帽间移动,怪物发觉了,他马上停住。

 

怪物丢下正在啃食的人胳膊,Roby闪电般地冲进衣帽间,锁门。

 

衣帽间实在太小了,而且门上面有个窗口,怪物上前来隔着玻璃看着Roby,两者之间仅仅隔着数英寸——外加一片玻璃。说实话这并不比直接近距离面对怪物感觉更好。

 

怪物好奇地看着锁在衣帽间里面的猎物,然后注意力被猫吸引了。

 

怪物走近装猫的盒子,弯腰往里面看。猫吓得大叫。

 

怪物用触手把盒子捡起来。

 

Roby敲玻璃,想把怪物从猫身边引开。怪物瞬间做出反应——把头转向衣帽间,Roby吓得几乎把心脏吐出来。

 

怪物又回过头研究猫和装猫的盒子。Roby则拼命想辙对付怪物,他看见一套太空服于是开始迅速着装。

 

怪物正在对装猫的盒子进行震荡测试。猫大叫表示抗议。

 

Roby已经穿上了一半太空服。

 

怪物开始测试盒子的强度。它把盒子扔在地上,又捡起来往救生艇的内壁上面撞,把它卡进一个凹槽。猫已经歇斯底里了。

 

Roby戴上头盔,启动供氧开关,太空服嘶地一声自动密封。他从一边的工具袋里面拿出一支鱼叉枪,然后敲玻璃引起怪物的注意:“有本事就来对付我,怪物!”他踢开衣帽间的门。

 

怪物转向Roby——就在他举起鱼叉枪扣扳机的瞬间——怪物的触手抓住了鱼叉——不够快——钩子一样的金属物体刺中它的腹部。

 

在酸液流到地板上之前,Roby拉下一个杠杆似的开关,打开了救生艇后方的空气闸门。强大的气流把怪物吸了出去,而Roby则抓住一根钢铁支架以免被一起吸入太空。怪物在经过Roby的时候伸出一只触手抓住了他的踝关节。

 

现在怪物在救生艇的空气闸门外面飘着,一只触手抓着Roby的脚,Roby试图把怪物踢开,但是没有效果。急中生智,Roby关闭了空气闸门,夹住了怪物的那只触手,他的脚立即被松开了。

 

怪物的触手末端被空气闸门夹着,而它本身则因此挂在飞船外面,酸液从触手被夹住的位置流出来腐蚀金属。

 

Roby冲向驾驶席启动发动机。就在怪物的位置前面,救生艇的后部,发动机喷出火焰——长达几秒钟——然后关闭。

 

燃烧着,怪物慢慢向宇宙深处翻滚而去。

 

Roby挤到空气闸门确认作战结果。他看见那怪物已经变成一堆燃烧的、冒烟的、起泡的大杂烩。随着它越飘越远,大杂烩开始一片一片裂解,然后膨胀爆裂,成分不明的微粒飞向各个方向。最后能看见的就是消失于虚无的烧焦的残片而已。

 

片刻之后救生艇内部完成重新加压。Roby坐在驾驶席前面,表情平静甚至有一点点兴高采烈,猫趴在他的大腿上蜷缩成一团。他正在录音:“……看来我能够按计划返回殖民地,250年就差不多到达边境星区,如果运气好,网络能发现我。虽然我不会像两天前那么富有,但是也不会破产。而且我还带上了一个这场灾难的纪念品。”

 

他从背包里面拿出外星人的头骨。

 

Roby继续录音:“它能够,至少部分能够,证明我说的话的真实性。如果我们当时遇到的是它,也许后面的展开就会完全不同。”他把头骨放在柜子里,合上玻璃门。

 

Martin Roby,执行官,Snark号飞船唯一的生还者。录音结束。”他关闭录音系统抱起猫:“结束了,我们去睡觉。”

 

Roby爬进冬眠舱,仰卧,把猫放在胸前,他单手按开关,冬眠舱的盖子合上了。

 

万籁俱寂。镜头特写外星人的头骨,仿佛一个正在站夜岗的,经历了灾难的,悲伤的夜妖。

 

Snark号飞船的救生艇——Snark 2号,航行在无边无垠的宇宙,距离地球250年的航程。

 

就在救生艇从镜头面前一闪而过的时候,突然一个孢子囊出现,就黏在它的下腹部。

 

片尾曲+字幕。

 

剧终。

Also on Fandom

Random Wiki